流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虎步中原

刘思琦 发表于 2019-3-29 15: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敕勒川,北魏皇帝的帐篷中,拓跋珪正与鲜卑和汉大臣们商议南征事宜。各部大人和鲜卑将领们兴奋异常,纷纷大叫道:“大王是草原大漠至高无上的主人!也必将是中原大地的主人!”拓跋珪手捶毡毯,对群臣道:“我向着巍巍大鲜卑山起誓,一定征服天下,等到拓跋鲜卑的马蹄踏上中原土地,我就可以成为真正伟大的皇帝!”拓跋部首领争先恐后大声嚷道:“南征!南征!大王是天空飞翔的雄鹰!是草原奔驰的骏马!是拓跋鲜卑人不停跳动的心脏!”

  中山攻防战

  公元396年八月,大草原秋高气爽,草长马肥。草地上篝火燃起,柴草“噼里啪啦”地响着,十根烟柱在盛乐的上空冲天而起,直直冲向云霄。每一处篝火旁有四个萨满巫,腰间皮带上围着一圈铜铃,敲击着木鼓,疯狂跳动着,嘴里念念有词地祈祷着。祷告苍天大地,祷告神灵祖宗保佑此次征战顺利。燃烧的火焰向草原各部落昭示,鲜卑拓跋部的南征拉开大幕。

  经过三个月的精心准备,拓跋珪开始战略大反攻。北魏各部落征集步骑四十余万,南下中原大举伐燕,拓跋鲜卑的贵族们满怀憧憬和陌生踏上南征之路。魏军浩浩荡荡地进发,挟着遮天蔽日的征尘鼓行而进,南出马邑,跃过句注山,旌旗招展,迤逦两千余里。魏军兵分两路,左将军李栗率五万骑兵为先锋直指晋阳;封真等将领从东道出军都关,进攻燕国的幽州。

  魏国大军兵临晋阳,引诱燕军出战。慕容农因城中乏粮也想与北魏早早决战,尽遣主力野战。两军在晋阳城外一场恶斗,燕军战败奔还晋阳。慕容宝新政的恶果显露,守将慕舆嵩在城中豪强支持下投降北魏,紧闭城门拒绝慕容农进城。慕容农只得率数千骑兵向东逃走。北魏大将长孙肥穷追不舍,在潞川再败燕军,抓获慕容农的妻子儿女,燕军尽没,慕容农受伤,独与三骑逃归中山。

  北魏夺取并州,拓跋鲜卑第一次进入中原腹地。一般而言,游牧民族进入大城市往往不知所措,他们不懂大城市的作用,依照草原习惯,烧杀抢掠,无所不为。但年轻的魏王拓跋珪成熟得让人吃惊。他举止得体、应付自如,行事像模像样、有声有色,按照封建国家的样子第一次设置朝廷办事机构,设置刺史、太守、尚书郎等各级地方官吏,不拘一格提拔汉族人才。只要有才干,不管年龄大小都可以做官。刺史、太守、尚书郎以下的官职全部任用儒生。张恂等汉人出任各郡太守,招抚离散,劝课农桑,并州由是大安。未杀一人,未烧一房,北魏军队进入中原取得近乎完美的开局。

  向来战无不胜的名将慕容农被拓跋珪一仗打败。慕容宝大为震惊,在东堂商议对策,满朝文武竟然纷纷献策固守,无一人提议主动出击,可见当时后燕与北魏的军事力量对比和参合陂战前完全倒换过来。

  中山尹苻谟主张凭险守关,拒敌于太行山和长城隘口。他认为魏军人数众多,力量强大,从千里之外前来作战,乘胜前进,锐不可当,如果放敌人进入平原就没有办法再抵挡,应当依据险要地形死守。

  中书令眭邃主张坚壁清野,“魏军以骑兵为多,奔来驰往剽悍迅速,但是,他们在马上携带的粮草不过够十天左右的用度。我们应该命令各郡县把居民聚集在一起,一千户人家组成一个寨堡,深挖战壕,高筑壁垒,使原野上既无人迹又无粮草可取,等待进犯。敌人来到这里没有什么可抢劫的东西,最多不超过六十天,就会因为粮食用完而自行撤退回去。”

  尚书封懿同意符谟的意见,反驳眭邃的意见说:“现在魏军有数十万人,这是天下最大的劲敌。居民即使修筑寨堡,也没有办法保卫自己的安全,这等于把兵马及粮食聚集在一起送给他们。而且那样容易使民心动摇,向敌人示弱,我看不如据守关隘,决一死战,这才是上策!”

  赵王慕容麟不同意凭险守关,同意眭邃的意见,战术更加保守,竟让慕容宝固守中山。“魏军现在乘胜而来,气势旺盛,正面锋芒无论如何也挡不住,我们应该全面地据守中山,等待他们出现漏洞和失策的时候再乘机反击。”

  四个人正好形成两种拒敌方案,一种是凭险守关,拒敌于国门之外;另一种是坚壁清野打持久战。这是对付外来强国入侵最典型的两种战术,古今中外皆是如此。最后,慕容宝采纳第二种建议,军权交给慕容麟,放弃小城镇,坚守大城市,修城积粟,坚壁清野,和北魏打持久战。

  应该说,慕容宝采取的军事方案是最合理的一种,与士气旺盛的北魏军打野战必然失败,慕容农就是例子,除非战神慕容垂活过来。两种军事防御方案的取舍,军力弱的一方,往往采取第二种方案。

  对于燕国来说,第一种方案并不足取,并州已经丢失,太行山隘口众多,而且已经和北魏所共有,一旦敌军突破一处,守关大军则有被切断后路的危险。多处设防,顾此失彼,西燕因之而灭亡,再加上魏军属于草原游牧民族,不善攻坚城,慕容麟的固守中山、坚壁清野实在是上策。燕国的持久战能够拖垮北魏大军吗?

  魏军行动非常迅速,攻拔晋阳的第二个月,魏将奚牧南下掠地汾川。于栗磾和公孙兰率领两万步骑偷偷从晋阳向东重新开辟韩信当年修筑使用过的栈道。拓跋珪亲提大军出井陉关直趋后燕国都中山城。魏军攻取常山,战局进展之顺利出乎拓跋珪意料。由于燕军龟缩防御大城市,魏军铁骑如入无人之境,常山以东各地的驻守官吏或者逃跑或者开城投降,各郡县纷纷归附北魏。

  后燕军固守大城市的战略计划,使魏军兵不血刃进入河北。只有中山、邺城、信都三座城池还在后燕国手中。

  冬季来临,北魏大军兵分三路,东平公拓跋仪带领五万骑兵进攻邺城;冠军将军王建、左将军李栗率兵五万进攻信都;拓跋珪亲自带兵进攻中山。攻城需要器械及使用技巧,对于习惯于草原作战的游牧民族来说,无疑非常艰苦。后燕国都坚固无比,中山攻防战进行得异常艰难。燕军凭借高大的城墙,在高阳王慕容隆带领下拼死守城,全力奋战,从早晨苦战到中午,杀伤魏兵几千人。

  拓跋珪仰望高城,无奈叹息道:“中山城坚固,慕容宝不肯出城与我们决战。急攻会损兵折将,长期围困又要花费大量的粮草,不如先去夺取邺城、信都,得手之后再来想办法对付它。”拓跋珪避开燕国都城,重点进攻其他战略要点,从中山退兵向南开进,军于鲁口。慕容麟果然是将才,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思路进行。

  魏军的漏洞和困难显露出来了,三路军队均受阻不前。邺城守将慕容德夜袭北魏军,拓跋仪受挫退兵,拓跋珪不得不派出辽西公贺卢率骑兵二万增援。贺卢是贺讷的弟弟,拓跋珪的舅舅,论辈分自然也是拓跋仪的舅舅,因不服从拓跋仪节度,二将不和,邺城形势没有丝毫改变。王建、李栗的军队围攻信都,久攻不下。

  魏国诸部落之间的矛盾因为战局不顺利开始激化。史书称“魏别部大人没根有胆勇,魏王恶之”。这句话说得很奇怪,自己的大将有本事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怎么会讨厌他呢?

  首先要明白一点,什么是别部?别部是指魏国部落联盟中除鲜卑拓跋部之外的部落。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拓跋部与其他征服部落之间有很深的矛盾,他们也互相提防。什么原因使跟随拓跋珪南下的附属部落产生不满呢?这个问题不难猜测,草原民族打仗目的直接明了,没有长远目标,就是为了掠夺财富,包括黄金、牛羊、妇女、儿童,等等。

  征战草原,牧民们的积极性很高。进入中原,为了获取民心,拓跋珪的政策有了变化,“军之所行,不得伤民桑枣”。有了类似“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类的军规。习惯草原散漫作风的部落首领们接受不了人死了不少,东西不能抢的军纪,频出怨言。拓跋珪对于不听话、有本事的部落首领们动了杀机。

  将帅之间的不信任导致叛变,没根投降燕国,并要求偷袭魏营。慕容宝对没根的投降大喜过望,破格晋封镇东大将军。可惜“处难则非济世之雄”的慕容宝没有曹操的本事,曹操得到许攸投诚之后,马上采用他的计策火烧乌巢大败袁绍。慕容宝大封没根,却不肯完全相信。没根提出夜袭魏营时,慕容宝不派重兵前去,只调拨一百多名骑兵,导致没根虽胜而不能扩大战果。

  没根时机选择正确,拓跋珪根本没有料到固守坚城的燕军会来偷袭自己。没根率领一百骑兵装扮成魏军模样,用魏军口令,夜入魏营,一直杀到中军大帐,差点把拓跋珪给宰了。拓跋珪狼狈逃走,没根人马太少,只能大杀一阵,领兵退走。原本可以大胜的战役草率收场,战胜拓跋珪的第一次机会丢失。

  转眼到了冬季,战局毫无改变,燕国在中原的三大据点一个也没打下来。王建和李栗攻打信都,六十余日不下,士卒多死。拓跋珪集中兵力,亲自带兵进攻信都。守将慕容凤跳出城墙逃往中山,信都城向北魏投降。信都打下来,北魏军在邺城再一次遭受挫折。围城的拓跋仪和贺卢两军各自为战,互不联系,被燕军打得大败。

  风雪滹沱河

  中原战局久拖不决,先前征服的并州和魏国根据地塞外大草原接连发生动乱。没根的侄子丑提在并州做监军,听说叔父降燕,害怕受到牵连,索性带着军队回草原举行叛乱。贺兰部、纥邻部、纥奚部加入反叛者的行列。

  由此可见,反对拓跋珪的部落不是一小撮,而是有相当大的势力。草原各部落不愿意跟随拓跋部南征,为拓跋人送死卖命,希望回到草原继续过游牧生活。不仅被征服的部落,拓跋部本身也有人心怀异心,留守草原的拓跋顺在拓跋珪生死未明的情况下曾想自摄国事便是明证。

  国内危机重重,河北局势僵持不下,魏军丧失进入中原时的锐气,明显处于下风。拓跋珪终于决定撤军北还,派使者前去中山向后燕求和,请求用弟弟作为人质。拓跋珪诚心诚意求和,这一回慕容宝不干了,一口拒绝讲和。你国内发生动乱,想回去,门都没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我大燕国成什么了。

  慕容宝开始行动,一方面尽出宫中珍宝和宫女作为赏资,在各郡县招募山野亡命的强盗匪徒,扩充新军;一面派使臣前往北魏军营,斥责拓跋珪忘恩负义。随后征调国内所有兵力,步兵十二万人、骑兵三万七千人,全部开拔到曲阳的柏肆(在今河北藁城市)驻守,在滹沱河北岸立下大营,拦截撤退的北魏军。南北朝著名的柏肆之战打响了,正是这一场战役再次改变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

  二月初九,魏军到达滹沱河,在河南岸扎营。慕容宝趁魏军立足未稳,连夜渡河,用招募来的一万多名盗匪组成敢死队夜袭魏营,自己亲率大军列阵于敌营之北以为援兵。如果慕容宝早下决心,当初没根投诚时,足以大败魏军。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

  夜色阴沉,空旷的原野回荡着北风的哀鸣。慕容宝戴着风帽,外罩狐皮裆,蹬着高筒鹿皮靴,立马滹沱河岸,任由凛冽的西北风割在脸上,紧张地注视着先头部队的行动。

  敢死队顺风纵火,突入魏营发起猛攻。魏军大乱,拓跋珪正睡觉呢,闻讯,从行军床上惊起,光着脚就跑。燕将乞特真率百余人冲杀到中军大帐,获得拓跋珪的衣靴。魏国皇帝狼狈不堪地光着脚丫子逃到大营外,可见当时魏营之乱,形势对燕军格外有利。恰恰在此时此刻,近在咫尺的慕容宝却未下令大举进攻,十多万人就在那儿傻等。段元妃评价慕容宝的性格“柔而不断”何其正确,四个字断送了大燕国的中原之梦。

  两军交战,战机如电光石火稍纵即逝,形势此消彼长。拓跋珪虽然逃到营外,却观察营内局势的发展,腾空烈焰之中,燕军敢死队突然无故自惊,互相砍射,这帮子亡命之徒恐怕发现魏营中的珍宝了。

  魏军是部落联军,劫掠是草原民族的看家本事。不抵抗的不准抢,抵抗的还不准抢吗?打下城池,官府敛聚的财物应有尽有。一车车一箱箱的金银珠宝不能不让人心动,难怪强盗们自相残杀。拓跋珪抓住机会,击鼓召集刚刚溃散的兵士,他的侍卫和中军将士渐渐集合起来。拓跋珪下令在营外遍插火炬,让魏骑来往冲击劫营的燕军,募兵大败,逃回燕军大阵。慕容宝见机会丧失,渡过滹沱河北还。

  慕容宝大有机会,魏军其他部落的士兵已经逃得很远了,如果当时下令发动冲锋,拓跋珪能不能活着回到塞上还很难说。然而,这就是将领之间的差别,临战指挥的差距足以断送一场战争,一个国家。

  第二日,拓跋珪整顿队伍逼近燕营。经昨夜一战,燕军士气大为低落,慕容宝只得回师中山。魏军紧追不舍,燕兵屡次交锋,不能获胜。慕容宝害怕,弃大军而不顾,率骑兵两万人逃走。

  天色晦暗,风雪交加。慕容宝唯恐魏军追上,命令士兵将袍甲枪杖尽数丢弃,轻装而逃。狂风暴雪,不计其数的燕国士兵冻死,横七竖八地躺在道路上的尸体随处可见,别说武器辎重,就连一把小刀也没带回中山城。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柏肆一战,燕军再也无力与魏师抗衡,拓跋珪信心增强,转变态度,不再撤军,再度将中山城围住。仅派出大将庾岳率一万骑兵回草原平叛,庾岳不负所托,讨平三部,大草原归于安宁。

  魏国的内乱平息,拓跋珪可以专心对付燕国。这回轮到慕容宝讲和,以送还拓跋珪弟弟拓跋觚、割让常山以西土地作为条件。拓跋珪表示同意,退兵而去。慕容宝事后思来想去不甘心,自食其言,又反悔了。

  魏军回师,三度围城。自打进入中原地区,魏军苦战近半年,伤亡惨重,虽有柏肆大捷,却始终不能打下中山城。挫折让拓跋珪头脑清醒,开始思考魏军进展缓慢的原因。参合陂!是参合陂的幽灵们作怪,是他们在告诉燕国百姓拒不投降。

  拓跋珪后悔了,一个伟大的征服者绝不能靠屠杀俘虏来赢得胜利。万人坑只会激发燕国人的仇恨,因而魏兵每到一地,燕民深沟高垒,清野对抗。被围之城,将士泣血踊跃,奋战不降。拓跋珪改正错误政策,开始“抚慰新附”,对柏肆之战的降兵不再杀戮,罢免一批杀人过多的将领。拓跋素延平定并州叛乱立下大功,只因在讨伐叛军时杀人太多,拓跋珪毫不犹豫地免去其官职。

  为争取中原地区汉人的支持,分化燕国人。在张衮等人的推荐下,拓跋珪大量起用汉人中杰出的人才做官参军国要务,先后任命北方著名的士族领袖崔宏、屈遵、崔逞等人。

  河北战乱,燕国高阳太守崔宏逃往海渚,拓跋珪亲自骑快马追到海边,颇有“月下追韩信”的味道。拓跋珪的诚心感动崔宏,下船归顺,与张衮联手参与创立北魏各项军国制度。博陵令屈遵投降,拓跋珪拜为中书令,连升数级。燕国秘书监崔逞拜为尚书,掌管三十六曹。拓跋珪自降征服者的身价,终于稳定河北战局,争取到一部分百姓和汉人士族豪门势力对魏国的支持。而此时,中山城内发生了一场叛乱。

  奸王慕容麟

  人们在危险之中会同仇敌忾,一旦形势略有好转,利益会让人变得六亲不认。慕容宝下诏镇守辽东的龙城守将慕容会发兵解围,慕容会因改立太子之事对慕容宝不满,不想发兵。后来在慕容宝不断催促下,勉强应承,但大军到了蓟城便停止不进。

  魏军长期围困中山,辽东援兵迟迟不到,城中将士有心出城与敌人决一死战。慕容隆向慕容宝请战,欲与敌人拼个鱼死网破。慕容宝别无他策,只得同意。燕军整装列队待发,谁知,负责军事指挥的慕容麟几次三番阻止大军出击,慕容隆集合起队伍又解散,前后四次。

  急不可待的数千燕军将士齐聚皇宫向慕容宝请命出战。慕容宝为众将士的豪情所感染,下令出击。慕容隆披甲上马,召集将佐下定必死的决心,对战士们立下遗言说:“倘若我有什么不幸,你们如果有人回到北方,看到我母亲,请代为禀告我此时的心情。”大军开拔的当口,慕容宝再次听从慕容麟的劝阻,不准出战。将士们愤恨不已,慕容隆涕泣而还。

  慕容麟阻止燕军与魏兵决战有秘密目的,准备利用魏军围城的权懈期发动军事政变。他唆使部将慕舆皓谋弑慕容宝,被慕舆皓的妻兄告密。事情败露,慕舆皓与同谋数十人斩关投降魏军。燕国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显露,慕容宝与慕容麟嫌隙顿生。慕容麟露出庐山真面目,撕下伪装,赤膊上阵,派兵劫持禁卫军将领慕容精,让他率禁军杀掉慕容宝,慕容精当场拒绝。慕容麟大怒,杀死慕容精,率亲信出城,跑到丁零人的部落里去了,中山城人心动摇。

  慕容宝急了。他不清楚慕容会的龙城兵在哪里,总以为就在附近,害怕慕容麟夺了慕容会的军队,占领龙城。那样的话,自己连老家也回不去了。慕容宝狠下心来,放弃中原,北还辽东。借着漆黑的夜色,慕容宝与太子慕容策、慕容农、慕容隆、慕容盛等人率一万骑兵北逃。中山城大乱,有投降北魏的,有向邺城逃跑的,城中无主,百姓惶惑,城门大开。

  拓跋珪打算连夜入城。王建一心掳掠财物,害怕天黑管不住属下,东西抢了藏起来,自己捞不着。借口怕士兵们抢劫府库财物,劝拓跋珪天明入城。拓跋珪想想也是,反正慕容宝跑了,进中山城不在乎早一天晚一天。

  次日清晨,北魏军队全傻眼了。中山城门紧闭,城中军民害怕魏军掳掠,拥戴没来得及逃走的皇族慕容详为统帅闭门坚守,不放魏军入城。拓跋珪出动军队攻城也没攻下来。郁闷中,拓跋珪派人向城中高声喊话:“你们的皇帝抛弃你们不管,逃跑了,你们干吗白白找死,为谁呀?”城里老百姓说得气人:“我们都是些无知的小民,只是害怕又像参合陂那些人一样,在这里权且拖延十天半月的活命罢了。”拓跋珪气得盯着王建眼里冒火,心想你净出馊主意,上一次参合陂坑兵就你出的主意,这一次又不让连夜入城,好,这回进不去了。拓跋珪气急败坏,一口唾沫啐在王建脸上。下令长孙肥、李栗率三千骑兵去追慕容宝,慕容宝溜得够快,连影子也没追到。

  军中乏粮,拓跋珪撤中山之围到河间征粮吃饭。中山城又发生内乱,慕容详见魏兵退走,扬扬得意,杀死库官骥等慕容宝留守中山城的将领自称皇帝,并将拓跋觚斩首,与北魏划清界限,希望以此坚定人们抗战的信心。

  拓跋觚是拓跋珪同母异父的弟弟,北魏驻燕国的外交官,因索马事件两国交恶,被扣留在中山城。慕容垂特别欣赏这个孙外甥,私下有意让他做魏国国主,待之恩情厚重。拓跋觚在中山期间,留心学业,诵读经书,赢得后燕人的好感。慕容详杀害拓跋觚,白白激起拓跋鲜卑人的愤怒,得不偿失。为恐吓反抗自己的人,慕容详执政短短一个月里,杀戮无度,王公以下五百多人被杀,内外震动,莫敢忤视。威严不是靠杀人获得的,人们逐渐离心离德。

  魏军无粮,燕国人也无粮。面对城中的饥荒,慕容详害怕魏军偷袭,不允许人们出城去采集野草果腹,饿死的人尸横遍地。慕容麟回来了,借助人们的仇恨,轻易除掉慕容详,终于圆了多年的皇帝梦。他这个皇帝做得极度艰难,手底下的百姓吃不上饭,只得下令出城四下找粮食吃。

  坚持!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利者,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可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又有几个人?

  战死的,饿死的,尸体腐烂,瘟疫流行。困难属于双方,魏军人畜死伤大半,几乎没有人想把战争继续下去。这些野蛮的硬汉子流着泪对拓跋珪说:“跟从大王从塞上一路打来的士兵,活下来的只有十分之四五。”人死去一半多,众将满以为这回魏王肯定会撤兵。谁知拓跋珪的回答出乎所有人意料,说得非常之不客气,非常之冷酷:“死人是天命,有什么办法?四海之内的人民都可以成为我们国家的一部分,就看我能不能统治他们,难道还怕没有臣民吗?”

  拓跋珪向他的将领和部落首领们传达了三个讯息,第一,决不退兵;第二,不怕死人;第三,不怕你们草原各部落不和我一条心。死一样的沉寂,有时话语比死亡还要令人恐怖。拓跋珪说这话,对于为他出生入死的草原诸部来说,有些绝情。他开始以中原百姓的皇帝自居,为日后与拓跋部及附属诸部落首领之间的矛盾埋下隐患。

  黎明前往往是最黑暗的时刻。

  中山城终于断粮了,慕容麟无奈之下,率两万燕军出城据守,意图与魏军决战。九月二十九即甲子日,拓跋珪发起对中山城的总攻。太史令晁崇劝阻道:“不吉,昔纣王以甲子亡,甲子是疾日,兵家忌之。”拓跋珪冷笑着反问道:“纣王以甲子亡,周武王不以甲子兴吗?”晁崇无言以对。

  拓跋珪与慕容麟决战,大破燕军,斩首九千余级,慕容麟逃逸,魏军乘势攻克中山。燕国投降的公卿、尚书、将吏、士卒两万余人,拓跋珪一概赦免,显示出君临天下的帝王襟胸。

  魏军攻克中山,燕国皇叔慕容德从邺城南渡黄河,退守山东,后燕国在河北的最后据点失掉了。经过一年零五个月艰苦卓绝的作战,拓跋珪由主动转为被动,再由被动转为主动,彻底击败强大的后燕,获得黄河以北的广大地区,使北魏成为北方第一强国。继匈奴、羯、慕容鲜卑、氐之后,又一个胡族入主中原。慕容宝到哪里去了?慕容鲜卑会甘心失败吗?

  兵变黄榆谷

  燕国皇帝慕容宝逃离中山城,星夜兼程,途中人马逃散,宫廷中的亲信近臣跑得精光,好在高阳王慕容隆率领数百名骑兵一刻不离左右,担当宿卫,众人一路风尘仆仆来到蓟城,今天的北京。到了蓟城,就到了长城,过了长城,他们就安全了,辽东是慕容鲜卑人世代生活的地方。慕容宝看到了长子慕容会的辽东军,如释重负,喜出望外。然而,慕容会并不热情,冷淡的眼神掠过疲惫不堪的中原军队,竟然闪过怨恨之色。

  经过慕容麟叛乱的慕容宝被儿子的表现弄得心神不宁,产生怀疑,私下对慕容隆和慕容农表达了担心:“会儿是不是因为没有当上太子怨恨朕,会不会发动叛乱?”慕容隆和慕容农一起摇头:“不会的,陛下您多心了,会儿年少,很早独当一面,养成骄纵的习惯,狂妄傲慢而已,不会有其他的想法!”慕容宝放心不下,下诏把辽东军抽出一部分配给二王统领。

  慕容会既害怕,又生气,知道大军一旦回到龙城,父皇必定把军队全部交给两位叔父。自己既非太子,又失去兵权,岂不如同废人一样。想当年,皇爷爷临终怎么嘱托父皇,可父皇却把皇位交给一个绣花枕头。父皇啊,你不仁,休怪儿子不义!

  慕容会善于拉拢人,平素与将士们关系很好,辽东将士感念慕容会的恩德,不肯隶属二王。辽东军将领在慕容会唆使下,集体见驾,请以慕容会为主帅,南下解中山之围。

  慕容宝身边的近臣们担心慕容会有朝一日执掌大权,忆起他们拥立太子慕容策的过错进行打击报复,纷纷进言说:“清河王得不到太子之位,神色甚是不平。何况清河王才武过人,善收人心。陛下如果听从辽东将领们的话,臣等恐怕解围之后,必有春秋卫辄拒父之事发生。”卫辄拒父是中国春秋时代的一个典故,卫国太子卫蒯聩因违抗卫灵公之命出逃国外,后来他的儿子卫辄继位,拒不接纳父亲卫蒯聩回国。近臣们以此事告诫慕容宝,如果慕容会解中山之围,您一定像卫蒯聩一样回不到中山城。

  此言正中慕容宝心意,但此时依靠辽东军,不敢强行拒绝,委婉对众人说:“会儿年少,才不及二王,岂可让他单独带兵!朕要依靠会儿,怎么能让他离开呢?”将士们怏怏不乐地退了下去。父子之争箭在弦上,亲信们劝皇帝杀掉慕容会。侍御史仇尼归得到消息,极力劝说慕容会先下手,诛二王,废太子,囚禁皇帝。毕竟事关重大,慕容会犹犹豫豫,没有答应。

  慕容宝向慕容农、慕容隆二王提议除掉慕容会。二王坚决反对,大敌当前,父子成仇,传扬出去让人家笑话。慕容宝叹息道:“慕容会逆志已成,你们这等仁慈宽恕,不忍早杀,恐怕一旦有变,必将先害诸父,然后杀朕,那时候可不要因自负而后悔呀!”

  三人的密谈又被慕容会得知了,慕容会越想越怕,终于决定抓紧时间动手。大军马上就要到达龙城,驻扎在广都黄榆谷(今辽宁朝阳西南努鲁儿虎山畔)。慕容会派仇尼归、吴提染干率壮士二十余人,趁着夜色,分头袭杀慕容农和慕容隆。吴提染干摸进慕容隆的军帐,一刀砍下头颅。慕容农被刺客的刀刃击中头部,身负重伤,咬牙跳起抵抗,抓住仇尼归,逃入山中。

  仇尼归失踪,慕容会害怕阴谋暴露,连夜去见慕容宝,恶人先告状,诬蔑二王:“慕容农、慕容隆谋逆,儿臣已将他们除掉!”慕容宝最担心的事发生了,表面不动声色,安慰慕容会说:“朕疑心二王好久了,除掉很好!”慕容会以为骗住慕容宝,下令严加戒备,亲自引路,加速向龙城进发。

  慕容农躲过追杀,从深山里跑出来,找到大军。可怜的辽西王头骨碎裂,几乎看到脑髓。面对一脸鲜血的慕容农,慕容宝声色俱厉,训斥道:“先帝驾崩之时,你口口声声辅助我?为何自负前言做叛贼呢!”下令关押起来。

  大军走了十几里路,天近正午,士兵们埋锅造饭,慕容宝召群臣一起吃饭,说是商议如何定慕容农的罪。群臣到齐,慕容会就座。慕容宝给禁军将领慕舆腾使个眼色,慕舆腾悄悄踱到慕容会身后,抽剑就砍。慕容会身手敏捷,低头一躲,剑锋闪过,头部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刷”地流出来。慕容会跳将起来,窜出大帐。慕容宝一看不好,没得手,率左右亲信数百骑兵飞驰而去,冲进龙城。父子二人各带兵马城外交战,慕容会战败,逃往中山,被当时镇守中山城的慕容详杀死。

  中山城陷落的消息传到辽东。慕容宝一心要杀回中原,尽起辽东大军,自龙城南下,慕舆腾为前军,慕容农为中军,慕容宝自将后军,前后三军连营近百里,声势浩大。

  表面的声威难以掩盖疲惫不堪的军心,燕军连年作战,士兵们早有厌战之心。军队走到半路,后军将领段速骨、宋赤眉拥立慕容隆的儿子慕容崇为皇帝起兵叛乱。慕容宝狼狈逃到慕容农的中军,集合慕舆腾的前军讨伐叛军,可惜士兵们早已厌倦战争,不想南下,更不想自相残杀。中军士兵扔下武器跑了,前军也乱了,慕容宝和慕容农只得逃回龙城。

  龙城中出了一个有野心的人,兰汗。兰氏是鲜卑贵族,世代和慕容家族通婚。兰汗的父亲兰建是慕容宝的舅舅,兰汗是慕容宝的堂舅,兰汗的女儿嫁给慕容宝的二儿子慕容盛。兰汗和段速骨的叛军通谋,率领军队离城而去,给慕容宝来了个釜底抽薪。

  城内兵力太少,慕容农出城投降。慕容宝和慕容盛父子率领亲信人等逃出龙城,辽东待不下去了,又跑回中原地区。

  城里叛军发生分裂,有主张继续立慕容崇的,有主张立慕容农的,两家发生火并,慕容农被杀。兰汗趁机攻杀段速骨,占领龙城,成为辽东地区的新主子,废掉慕容崇,改立太子慕容策,派人找慕容宝回来。兰汗是真心吗?他只不过想以慕容策为诱饵,引慕容宝回龙城,一网打尽。

  慕容宝无家可归!留在中原的最后一支队伍,范阳王慕容德的军队已离开邺城,退守山东,拒绝他们入境,因为慕容德有称帝之心。

  在中原流浪的慕容宝想家了。

  危险!危险!慕容盛一次又一次提醒他的父皇,留在中原打游击尚有一线生机,回到龙城是死路一条,他太了解自己的岳父。让自小生在富贵乡里的慕容宝上山打游击,比要他的命还难受。慕容宝厌倦颠沛流离的生活,幻想回到龙城太太平平地生活。慕容盛拦住马首,痛哭流涕,希望父皇相信自己。然而,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让慕容宝忘记危险,拒绝了儿子的忠告。

  王子复仇记

  慕容宝回到龙城,结局只有一个,他和儿子慕容策双双被杀。兰汗自称大单于、昌黎王。兰堤为太尉,兰加难为车骑将军,兰家兄弟控制了后燕国。

  慕容盛藏身荒郊野外,听说父亲的噩耗之后,毅然赴龙城奔丧。部将们劝道:“这不是自投罗网吗?”慕容盛冷笑道:“兰汗性情愚鲁浅薄,我如今走投无路去投奔,一定顾念与他女儿的婚姻情分,不忍心杀我,只要给我十天半月的时间,定能手刃仇人,报仇雪恨!”

  拓跋珪三岁牛犊建大业,印证了陆游那句名言“自古功名属少年”。慕容盛便是慕容鲜卑家族的三岁牛犊。他一生历尽磨难,十一岁受困长安城,十二岁逃奔慕容冲,十四岁从慕容永军中逃归中山。慕容盛自小有洞察事物的敏锐眼光,心机之深早在十二岁时得到过验证。那年慕容冲在阿房称帝,他对人说:“做十个人的首领,才干必须超过九人,然后才能做得安稳。如今慕容冲智不出众,才不过人,功未有成,恩未施人,先自骄大,依我看来,怎么可能不失败!”慕容冲后来果然为部下所杀。

  当年从淮淝战役退下来的慕容垂举兵河内背秦复国时,宗族家眷多在长安,经历关中战乱之后,随鲜卑大军东归,慕容盛也在其中。西归大军到达山西,慕容永尚未称帝。慕容盛便对叔叔慕容柔和弟弟慕容会说:“主上已中兴幽、冀,东西未能统一,我等居嫌疑之地,聪明也罢,愚昧也罢,免不了一死。为什么这么说呢?你愚昧,别人会怀疑是不是装的呀!表现得聪明,那更坏了。不如及时东归,当如鸿鹄高飞,一举万里,不可坐待鱼肉!”慕容盛看透慕容永的野心,说这话的时候只有十四岁。

  慕容永做西燕皇帝不久,便下令诛杀慕容皇族,唯独慕容柔、慕容盛和慕容会成了三条漏网之鱼。叔侄三人逃出长子,从小路东归中山,在太行山遇到一伙强盗。少年慕容盛镇定孤傲地说:“我六尺之躯,入水不溺,在火不焦,敢挡我的锋芒吗?你们把手中箭插到百步之外,我若射中,小心你们的性命,射不中,当束身就擒。”这伙强盗根本不相信一个小娃娃发狂话,百步外竖箭,慕容盛一发中的。众盗大惊,不仅不敢抢劫,反而资助金钱让他们回到中山。

  看到儿子和爱孙虎口脱险,慕容垂大为高兴,问三人西燕国动态:“敌方形势如何,长子城可以攻取吗?”慕容盛回答说:“西军扰扰,人有东归之志,陛下当修仁政以待天时。若大军一发,西军将士必投戈而来,如同孝子之归慈父。”边说边画,画地成图,西燕国的地形地貌、军事部署一清二楚。慕容垂对机智过人、胆大心细的慕容盛极为喜爱,抚着他的头笑着赞道:“昔年魏武帝曹操抚明帝之首赐予侯爵,我之爱孙,难道不可以吗?”

  慕容盛一生羁贱流漂,历经生死,养成勇敢果断的性格。他判断准的事,豁了命也要去干。

  慕容盛的自信源自有一个贤惠、爱他刻骨铭心的妻子。到达龙城后,慕容盛晋见兰汗,兰氏兄弟齐劝兰汗杀掉他。慕容盛的妻子兰氏先求母亲乙氏,又逐一向兰家兄弟们叩头,泪流满面,请求饶恕夫君一命。兰汗动了恻隐之心,把慕容盛留在宫内,待他非常亲密。兰氏兄弟屡次劝兰汗杀掉慕容盛,兰汗不听。慕容盛借机从中挑拨离间,兰汗兄弟之间慢慢互相怀疑猜忌起来。

  慕容盛暗中怂恿慕容家族的人起兵,兰汗的外孙慕容奇发动叛乱。兰汗派兰堤征讨,慕容盛趁机挑拨离间:“慕容奇只是个小孩子,绝不可能办这么大的事情,莫非有人假托他的名义起兵,然后自己打算做内应吗?兰堤一向骄纵,很难令人相信,不应该把那么多部队交给他。”

  兰汗觉得有道理,家贼不可不防,免掉兰堤的军权,改派部将仇尼慕带兵去讨伐慕容奇。兰氏兄弟闻讯大怒,联合起来,攻打仇尼慕的军队。兰汗更加认同慕容盛的话,再次调集军队,派太子兰穆讨伐兰氏兄弟。兰穆说:“叔伯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慕容盛,这件事的幕后主使一定是慕容盛,应该先把他除掉。”兰汗动了心,派人去找慕容盛,准备视情况动手。

  又是兰氏救了慕容盛一命,偷偷向夫君泄密,慕容盛称病没有去。事情千头万绪,兰汗暂时把他放在一边,兰穆率兵偷袭兰氏兄弟,大获全胜。

  兰氏父子开庆功宴祝贺。宴席之上,父子俩喝得大醉,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兰穆手下将领多半已是慕容盛的人。慕容盛半夜假借上厕所之机,跳墙进入东宫,与将领们一道杀死兰穆。

  慕容盛终于从幕后走向前台,率将士们杀进王宫,斩杀兰汗,将兰氏兄弟、父子尽皆诛杀。慕容盛认贼作父,假颜欢笑,终报杀父之仇,为我们上演了一出中国版真实的王子复仇记。

  慕容盛保持着一贯的冷酷,要杀掉冒着生命危险、周旋保全自己性命的妻子兰氏,他的父兄都是杀父仇人。多亏太妃丁氏力争,保住性命,兰氏终究未能当上皇后。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作为女人作出选择实在太难。兰氏毅然选择爱情,为了丈夫,使父亲兄弟死于非命,可她最终得到慕容盛的爱情了吗?莫恨男儿薄情,女人的一生多是一场悲剧。

  慕容盛思想奇特,去掉帝号,改称庶人天王,以示功德不敢超越祖宗。慕容盛吸取父亲懦弱失国的教训,治下森严,刑罚残忍,自以为能够明察秋毫,群臣稍有一点不满的嫌隙,必定抢先下手,许多大臣、将领被诛杀。慕容盛确实聪明,每隔十天,亲自审理判决一次讼事,用不着严刑拷打,大多能准确破案。

  水至清则无鱼。慕容盛这一套做法搞得皇族、勋旧人人不能自保。禁军将领们密谋暗杀慕容盛。东窗事发,五百多人被诛杀。他们的儿子率死士再次潜入王宫偷袭,慕容盛亲自率兵迎战。一支暗箭迎面飞来,人的生命既顽强又脆弱,只是一支小小的雕翎箭。

  中箭的慕容盛强自支撑,坐着轿子来到前殿,指挥自若,安定局势之后,一命呜呼!可惜这位忍辱偷生,最终复国复仇的庶人天王死时年仅二十九岁,在位只有三年。慕容盛的命运是一场悲剧,经历无数大风大浪,千军万马、矢石相交的战场毫发不损,却死于小人之手。

  慕容盛死后,丁太后力排众议,不让太子慕容定继位,把情人慕容熙推上天王宝位,慕容熙成为慕容鲜卑后燕国最后一位君主。不停的战乱,辽东的慕容鲜卑人已无力进入中原报仇雪恨。令他们略感欣慰的是,他们的大仇人、北魏皇帝拓跋珪疯了,而且死在自己儿子的刀下。





上一篇:隋、唐、五代的间谍活动
下一篇:门阀名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19 liufengshu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