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回复: 0

心理学有什么用?

狗公子 发表于 2019-3-27 16: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理学既是一门学术科目又有许多实际用途。偏重学术的心理学家可能会在钻研心理学的某一领域的同时也进行研究,去进一步了解“精神生活的科学”。他们的发现能帮助我们理解、解释、预测或调整在心理方面发生的情况。我们的心理就像一个控制中心,它控制着认知、情感及行为(我们所想、所感及所做的事情)。心理学家也可能建立理论和假说,在应用的背景中进行探索性的研究。因此,学术领域与专业领域的发展可以互相影响,并取得特别有价值的成果,只要它们相互间沟通得好。例如,基于实验室的研究表明,为了得到奖赏,动物也会完成相当复杂的任务或一系列任务;这项研究再加上方法类似的对于人类的研究,最终推动了代币制酬赏的发展。代币制酬赏的奏效靠的是用代币来奖赏你想要增多的行为,而代币可以换取“好东西”或特权。这种制度已经成功地用于罪犯的心理康复,它还可以帮助长期住院的人增强自理能力。反过来,专业心理学家观察到的东西也可能引起学术界的兴趣。例如,在医院工作的心理学家注意到,有些有幻听毛病的人,如果戴上耳塞,幻听就会少一些。这个观察结果推动了对听觉和幻听之间关系的有价值的研究。

  专业心理学家在哪里工作?

  心理学家对人类功能的各方面都可能会感兴趣,有时,他们对动物的功能也会感兴趣。因此,作为应用心理学家或专业心理学家,他们可能会在许多领域工作。临床心理学家或健康心理学家在卫生保健领域(如医院、诊所、医生办公室或其他社区环境)里工作。临床心理学家主要用心理技术来帮助人们克服困难和痛苦。他们的研究生训练包括提供疗法或顾问建议,评价心理干预和其他干预,用他们的研究技巧来发展出新的技巧,教导别人或指导别人,并对全面的计划、发展、服务管理做出贡献。健康心理学家偏重于关心病人体格健康的心理方面,用他们的知识来协助治疗或预防疾病和残废。例如,他们会设计关于艾滋病或节食的教育计划,找出同病人沟通的最好方法,帮助人们处理同健康有关的问题,如手术后的恢复或慢性病(如糖尿病)病人的生活。

  专业心理学家也在卫生保健领域之外工作。例如,审判心理学家会与监狱、缓刑或警务打交道,用他们的技巧来协助破案、预测罪犯或嫌疑人的行为、帮助罪犯恢复心理健康。教育心理学家的特长是在学校工作的各方面,如观察学生学习和适应的决定因素或解决教育的问题。环境心理学家的兴趣是人同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他们在以下领域里工作:城镇规划、人类工程学①和住房设计(为减少犯罪),运动心理学家则试图帮助运动员创造最好成绩、制订培训计划和减轻竞争压力。

  企业和商业的许多领域也雇用专业心理学家。职业心理学家考虑劳动生活的各方面,包括挑选员工、培训员工、提高员工士气,进行人类工程学、管理问题、工作满意度、激励和病假方面的研究。他们常被公司聘请去提高员工的满意度和/或员工的表现。消费心理学家致力于研究市场问题,如广告、购物行为、市场调查、为变化的市场研制新产品等。

  在中学和大学里学过一些心理学,但没有完成心理学专业培训的人,常发现他们的心理学知识无论是在个人生活还是在工作中都有用。知道一些关于我们的头脑是怎么工作的知识,知道对于这种工作的直觉或成见是否有道理(主要基于内省),确实有很多优势。心理学家的发现和他们的发现方法,在一系列专业工作中都有潜在的用途,如教师、社会工作、警察、护士和医疗,为电视和电台节目做研究,政治顾问或分析,记者或写作,管理和人事,发展沟通方法和信息技术,训练动物和照看动物(照看动物的健康或它们要求的生存环境)等。心理学这门学科既教授了用途广泛的技巧,又培养了我们对于精神生活(思想、情感和行为)的科学思考。

  心理学的运用与滥用

  人们常常假设心理学家能做些什么事情———他们能从你的身体语言知道你在想什么,或者猜测你的心思。这类假设是可以理解的,但却并不正确。我们已经知道,心理学家可以研究思维的各方面:用奖赏来改变行为,给抑郁的人们一点劝告,比较准确地预测将来的行为。然而,他们并不能猜透人们的心思,也不能违背他人的意愿去操纵他人,他们也尚未给幸福画出蓝图。

  心理学还可能会被误用,就像任何其他信息科学会被误用一样。有些误用的影响相对来说小一些,例如给难题(如怎么当个好家长等)提供肤浅的答案,但有的误用就根本不是小问题了,例如把具有某些政治观点的人当成是精神上有病的人。还有人指责心理学家说出的是“心理学上的胡言乱语”或伪科学的、充满难懂的行话术语的声明和劝告,提出的是一些据说还是基于稳妥的心理学原则的糟糕的计划。最近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以惊险活动来培训团队精神,一位心理学批评家批评这种情况时说:“心理学家过去是为表述显而易见的事实而召集会议的行家,现在终于把他们的注意力转向了20世纪末期企业施虐狂的最怪异的表现。”研究者们还“发现”,那些“在木筏制作上不能名列前茅的人,可能会灰溜溜地返回办公室,信心化为灰烬”。当然,这类课程数目增加的原因可能和金钱有关,跟心理决策可能倒没有多大关系。

  像其他学科一样,心理学可能会被误解或误用,但这个事实并不减损它的价值。然而,心理学的确处于一个特殊的位置,因为它是这样一门学科:每人都有一些关于它的内部信息,每人都可以对它表达基于个人信息和主观经历的观点。举一个例子或许有助于解释这个问题。心理学家已经花了许多年时间来研究不同类型的不幸,现在,他们把注意力转向了更为积极的情绪,进行了一些调查来了解妇女在婚姻中的幸福感。一份关于美国妇女的有代表性的调查说,结婚五年以上的妇女中,有一半的人说她们“非常幸福”,或对她们的婚姻“完全满意”,百分之十的人在目前的婚姻期间有过婚外情。与此相反,根据希尔·海特的报告《妇女与爱情》,结婚五年以上的妇女中,百分之七十有婚外情,百分之九十五的人在情绪上受过她所爱的人的骚扰。和前面那份调查的结果不同,海特的发现在媒体上被广泛报道。她本人很看重这些结果,因为四千五百名妇女回应了她的调查。但她的工作有两个主要的问题。第一,接受调查的人中,只有不足百分之五的人做出了回应(因此,我们不了解另外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的意见)。第二,起先这份调查只接触了妇女组织里的妇女。因此,回应的人(妇女组织内的、愿意回应调查的妇女只占很小的百分比)在相关的妇女人口中并不具有代表性。这类报告存在一些问题,因为我们知道人们倾向于接受那些符合自己的预感或先入之见的信息,而且注意力很容易就会被惊人的、新颖的或令人忧虑的信息所吸引。

  问题是心理学并不由预感和常识来引导。为了恰当地理解心理学上的发现,人们需要了解该怎样评估信息的状态和性质。心理学家能够参与如婚姻和幸福之类的讨论,而且也确实参与了这些讨论,他们还可以帮我们提出一些能用科学方法来回答的问题(不是“婚姻幸福吗?”而是“结婚五年以上的妇女对她们婚姻的幸福表达了些什么?”)。因此,心理学科学的、方法论的本质决定了心理学有什么用,因而决定了下列事情的重要性:研究适当的询问方法,以明显客观的方式报告结果,以及教育其他人了解心理学这门学科。

  和任何科学一样,心理学的本质过去一直取决于它所使用的科学方法和技术,现在依然如此。同样道理,建设中的大桥和楼房的设计、相隔很远的人们之间信息传播的速度也取决于技术的发展。例如,复杂的电脑统计程序会帮助心理学家确保他们的调查能准确反映事实。对大量人群的调查可以告诉我们有关幸福的很多具体情况,但是调查应该有代表性,调查过程应该恰当,解释应该谨慎,报道时应该不偏不倚。要使调查具有代表性,一切有关的人群———城市的和农村的、黑人和白人、富人和穷人———被挑选的机会应该均等,抽样调查挑选人数的比例要和抽样地区的人口比例一致。电脑技术的发展使心理学家可以运行这类随机抽样程序,并检查他们的随机抽样是否确实在总人口中有代表性。黑人和白人数目相同的抽样调查,在赞比亚和法国都没有代表性。统计上的考虑是最重要的,例如统计上认为,根据一千五百人的随机抽样,就可以提出对一亿人观点的相当准确的估计———只要随机抽样是有代表性的。如果抽样调查的构成在重要的方面同总人口(得出的就是有关他们的结论)的构成不一致的话,一个有四千五百人参加的调查,不一定就比一千五百人的抽样调查更准确。心理学又一次处于特别困难的境地,因为心理学技术的某些方面一般是唾手可得的。谁都可以搞一次调查,但不是谁都能建一座桥。知道如何正确地做某件事情,也是同样重要的。

  下一步是什么?进步和复杂性

  一百年前,我们今天所了解的心理学几乎都不存在。当今这个学科的各方面都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还可以期望更多的进步。例如,现在我们在很大程度上知道,我们对于世界及世界上发生的事情会形成各自的感受,我们运用知觉、注意、学习、记忆的能力所获得的不仅是对于外部现实的被动反映。我们的精神生活比早期心理学家设想的要主动得多。早期心理学家以记载精神生活的结构和功能开始了他们的研究工作。我们的精神生活经过千千万万年的进化,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心理学家使我们能够理解心理过程的基本原理,以及为什么这些过程会以现在的方式运作。但是,在提供答案的同时,他们的发现又不断提出新的问题。如果记忆是一项活动而不是一个仓库,那么我们该怎么来理解记忆的发展与变迁呢?为什么智力高的人会用那么多不合逻辑的方式来进行思维和推理呢?我们能不能模拟人类的思维方式,创造出人造的“有智力”的机器呢?这些机器除了能在短时间内处理大量的信息以外,还能帮助我们理解有关精神生活的其他更人性的方面吗?我们怎样才能理解有创造性的或不落言筌的思维和沟通的过程呢?语言和思想之间、思想和情感之间的关系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人们是怎么改变主意的呢?或者,人们是怎么修正过时的或无用的思维模式的呢?我们知道,这些问题和许多与它们相似的问题的答案十分复杂,因为有那么多因素影响着心理功能的各个方面。但是,研究和分析的技术正在发展,有关的变量也正在被挑选出来,所以得出答案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20世纪心理学家的大量研究是受到社会、政治问题的刺激而产生的。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智力和人格的理解和测量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因为那时军队需要更好的手段来进行招募和挑选士兵的工作。人们在战争中的行为又引起了米尔格兰姆那个著名的关于服从的研究。大城市的社会剥夺给启智方案提供了环境,从启智方案里,我们又学到了怎么来弥补儿童早期环境的不利。企业和政治文化的发展给有关领导、团队工作和目标设置的研究提供了背景。显在的社会问题产生了紧迫的需求,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偏见,了解怎么处理现代生活造成的压力和紧张。在下一个世纪里,心理学的发展很可能会继续受到社会问题和环境问题的影响。现在,为了更多地理解创伤经历对记忆的影响,理解丢失记忆和“恢复”记忆的决定因素,心理学家还在继续工作。在与此类似的领域里,部分的答案要比完整的答案更常见。研究的成果常常被用来改进对于未来的假设。

  与五十年前的心理学相比,今天的心理学是个更加多元也更加科学的学科。它的复杂性意味着,它可能永远也不会是一种只有单个样式的科学,它将继续从不同角度———认知和行为的角度、精神生理学角度、生物学角度和社会的角度———提供对精神生活的理解。和其他任何学科一样,它既是对立学派争鸣的场所,又是达成一致的场所———正是这一点使心理学成为了一门令人兴奋的学科。例如,很久之前,心理学就分成了实验性的分支和人本主义的分支,这两个分支分别得到了发展,几乎没有交集。也许,今天心理学家面前最令人兴奋的任务之一,就是把心理学一些不同专业的成果结合起来。这种努力对“认知科学”的发展有过贡献。在认知科学中,许多不同领域的科学家(不光是心理学家)为加深对心理(大脑和行为)功能的理解而在一起工作。心理学家对人类生活和行为的生理基础一直是有兴趣的,他们现在又在为进一步理解遗传因子和环境———天性和教养———如何相互影响而做出贡献。

  同样,搞研究的心理学家和他们搞临床工作的同行之间的紧密合作开拓了多种令人兴奋的可能性。这里只提一下其中的两大可能。对婴儿及其护理者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的科学理解,可能会有助于弄清依恋的样式是怎么使人朝某个(可以测量的)方向发展的,而这样的发展可能会引致后来的精神病。早期无法测试的一些看法,现在可以测试了,因为心理学的不同分支走到了一起,在各分支工作的人可以互相学习。另外,仔细考虑了临床得出的观察结果之后,阐明人体功能的四个主要方面(思维、情感、身体感觉、行为)之间关系的理论模式正在逐步建立起来。这些复杂模式不仅对理解心理过程和现在行为的决定因素具有意义,而且对解释过去经历的影响、改进心理问题的治疗也有意义。毫无疑问,未来研究提出的问题和解答的问题会一样多,而且同样确定的是,心理学仍然会令人(从主观经历来了解心理学的人和把心理学当成终身事业的人)倾倒。





上一篇:先圣前贤
下一篇:小产权房、经济适用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19 liufengshu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