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回复: 0

“万石君”——汉代官吏的俸禄及致仕

刘思琦 发表于 2019-3-11 14: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汉有一个名叫石奋的大臣,原本是赵国人。刘邦率军向东攻打项羽的时候,石奋投奔到刘邦帐下,当了一个小官,专门侍奉刘邦。刘邦任命石奋为中涓官,并且兼管传达诏令。到了汉文帝的时候,石奋当上了太中大夫。他没有什么过人的才能和学识,但是为人恭敬、严谨,善于持家。后来,太子太傅东阳侯张相如被免官,天子选拔太傅的继任人,群臣一致推举石奋,于是,石奋当上了太子太傅,秩禄为二千石。汉景帝继位后,石奋又被命为九卿。石奋的四个儿子(长子名叫石建,二子、三子的名字失传,四子名叫石庆),都因为品行端正、孝敬父母、办事严谨,均做到了二千石级别的大官。汉景帝说:“石奋和他的四个儿子都是二千石级别的官员,作为臣子的尊贵与光宠,都集中在他们家。”于是,天子称呼石奋为万石君,群臣仿效,天下人皆知。这便是“万石君”的来历。石家的荣耀并非到此而止,石庆担任丞相的时候,石家的子孙中,官至二千石级别的就有十三人。

  在前面章节中,我们经常提到二千石、千石之类的官职,在汉代,石(dàn)既指官员俸禄的多少,同时又代表官员品级的高低,等级越高,俸禄越多。西汉官吏从中央到地方按等级共分十六级,东汉分为十三级。十六级中,最高等级为“万石”,最低者为“斗食”。从斗食到万石中分三个层次:斗食至比二百石为低级官吏,二百石至比六百石为中级官吏,六百石以上直至万石是朝廷高级官员,其中二千石以上官员最为显赫。当然其所领禄米数目并不等同于官品等级,与之有所出入,如“万石”级官员年禄米大致在4200斛(汉代衡器工具,一斛约等于现在的120斤),并没有到达万石(石等于斛)。享受万石级别的官员有三公(其中御史大夫原为中二千石,改称司空后调升为万石级)、大将军、骠骑将军(汉武帝时的名将卫青、霍去病曾任此职)等,月领禄米三百五十斛。万石以下是二千石。二千石又分四个级别,即中二千石(中是满的意思,中二千石即实得二千石,月俸一百八十斛,一岁凡得二千一百六十斛。凡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执金吾等中央机构的主管长官,皆为中二千石)、真二千石(每月150斛)、二千石(百二十斛,郡守级别的官员)和比二千石(每月百斛),每月领禄米各有等差。

  除了发放粮食之外,西汉政府也给官吏发放俸钱,如丞相月俸6万钱,御史大夫月俸4万钱,郡太守月俸1.6万钱等,低级官吏俸禄微薄,难以养家糊口,经常敛收民财以补用。“郡县治,天下安”,因此,西汉政府又曾两次给低级官吏加薪。一次是在汉宣帝本始三年(前71),给百石以下小官月增禄米百分之五十;一次是在汉成帝绥和二年(前7)给三百石以下官员增禄百分之五十,这时西汉已快灭亡了。

  由此看来,汉代官员的俸禄并不是很高的,尤其是中下级官吏俸禄微薄。但大多数官员都能鲜衣驽马,挥金如土,奢侈无度。家中肥田美宅无数,妻妾奴仆成群,这单凭他们的俸禄是达不到的。上层官吏往往索贿无所厌求,肆意夺占民田;下层官吏巧取豪夺,鱼肉百姓,使农民“生有终身之勤,死有暴骨之忧”。

  中国历代官吏致仕(退休)制度的形成是在西汉时期。汉代是封建社会的巩固和发展时期,形成了一套空前庞大的官僚机构,自中央到地方有一支庞大的官吏队伍。西汉有官吏13万人,东汉更多达15.3万人,因此,官吏的新陈代谢、新老更替是很重要的,能够保持官僚机构的活力。两汉统治者对官员的致仕做出了一系列规定。如致仕年龄为70岁,官员到了70岁,体力、精力和智力都已衰退,难以担当大任。再说任官到古稀之年,为王朝服务了大半生,也该让他们辞官告老,颐养天年。当然也有久仕不退,直到死于任所的,这都限于元老重臣,如西汉前期的丞相都不致仕,从韦贤开始,丞相才开始致仁仕。又规定只有比二千石以上级别的官员才有致仕资格。由于在职与否,官员的政治权力和经济收入往往前后悬殊很大。在位时,其府第天天熙熙攘攘,宾朋满座,致仕后,则是人走茶凉,门可罗雀。因此许多官吏往往贪恋禄位,死都不肯让贤。为解决这个问题,历代统治者往往给致仕官员以较优厚的待遇。政治待遇上,有时给以加官晋级,有的允其恩荫子孙。在经济待遇上,汉初尚无明确规定,随意性较大,没有形成制度,全由皇帝决定。如武帝时,大臣周仁致仕,武帝考虑到他是先帝重臣,故示之恩宠,允许他以“二千石禄归养”。从汉平帝时才明文规定致仕官员享用其在职时俸禄的三分之一,直到老死为止,可见致仕前后经济待遇差别也很大。东汉时,致仕官员待遇有所提高。当然也有例外,如尚书郑均以尚书禄归老,太尉邓彪以二千石俸禄终其身。当然这也仅局限于元老重臣,属于皇帝对他们的特别垂肯,不能视为常例。

  在官员致仕时,为了表示皇恩浩荡,皇帝还要给致仕官员一些赏赐。西汉时,皇帝多赐给黄金、车马、牛酒之类,如韦贤“以老病乞骸骨”,被赐黄金百斤;御史大夫薛广德致仕时,受赐车马和黄金六十斤。东汉时,则多半赐给钱谷,如尚书郑均“以病致仕,赐谷千斛”;太尉邓彪以病乞归,赐钱三十万,让他们回家后无后顾之忧,安度晚年。官员致仕后,皇帝还要在每年八月诏令地方官吏送酒送肉,以示朝廷不忘老臣。如郑均致仕后,朝廷“常以八月长吏存问,赐羊、酒”。邓彪闲居后,皇帝也常让河南尹派员前往问暖嘘寒,并奉送羊、酒。这种笼络手段常使致仕官员感恩戴德,心理上得到很大的平衡和安慰。

  总之,汉朝致仕制度的完备使为国辛苦一生的老臣在安排人生最后归宿时,有章可循,有例可依。老臣们一生的功绩得到酬谢,且老有所养,老有所安,这对促进官员结构的年轻化有很大作用。





上一篇:“王独坐”——汉代的监察机构
下一篇:鸦片战争后清代官制的嬗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19 liufengshu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