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回复: 0

迷寓

陈颖 发表于 2019-2-8 10: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可奇了,我把贴在掌心上的订单贴纸对过好几次了,也拿着贴纸把这巷子进进出出的人每个都问过了,就是没人知道这地址在哪里。后来有几个热心的住户跑出来帮忙,也是一看地址就摇头说:“巷子是我们这条没错,可是没听说过这号码啊。”

  难道是被骗了?反正外送比萨偶尔会接到这种骗单,我也不太意外。

  照订单的地址来看,还有楼层号码呢,应该是栋公寓,但既然是公寓,怎么同条巷子的住户会没听过呢?

  我当然也打过电话了,但电话竟然打不通,这让被骗的概率又大大提升了。算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骗。

  正要打电话回店里汇报状况的时候,旁边的一扇大铁门打开了,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咦?送比萨的啊?”

  “是啊。”我回道,这时我才想起从进到这条巷子里来后好像没有看到有人从这扇铁门里面进出过,而且……咦?刚刚这里有扇铁门吗?

  先不想那么多,这时我隐约透过铁门跟年轻男子之间的细缝看到里面好像有电梯……电梯?

  “大哥,借问一下。”我把贴着订单数据的手掌移到他面前,“我在找这个地址,你知道在哪吗?”

  年轻男子却大大地“咦”了一声,怀疑地打量了我和手掌上的资料一下,说:“我们这栋就是啊。”

  唉,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刚刚跑来帮忙的住户只能说都在唬我。“谢谢啊。”我跟他道谢了一声,马上从机车上拿了比萨进了铁门里面。

  正要按下电梯按钮时,年轻人站在门外问我:“喂,我们这栋楼有人叫外送啊?”

  “是啊,怎么了?”我边问边按下按钮。

  “哦,没什么,那你上去吧。”年轻男子挥挥手,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进了电梯。大概是他太久没吃过比萨了吧,心里也想叫一个外送来吃。

  照着订单的地址来看的话,客人应该是在三楼,然后我只要找到门牌号码就好了。

  但一抵达三楼,电梯门一开,眼前一排没有标示号码的房间让我愣住了。靠,这公寓穷到连门牌、房间号码牌都没有吗?

  我端着比萨,在走廊上逛了一圈,果然所有的房间都没有号码,空荡荡的走廊上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回响着,整层楼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似的。

  我想拿出手机再试着打电话,却发现信号是零格,太扯了吧?刚刚在外面是打不通,但至少还有信号,怎么一进来就变成了零格?这什么鬼公寓?

  我又不能一间间地敲门问有没有订比萨,除非他听到我的脚步声自己走出来,但这位客人不知道是耳聋还是怎样,我在走廊上散步了十分钟之久他还是不出来认领他的比萨。我只能求别的住户帮忙。

  我选了一间在电梯旁边的房间,门缝下面是亮的,里面铁定有人。我敲门后,一个戴着厚重眼镜,穿短裤T恤,顶着鸟窝头,疑似宅男的男子打开了门。

  “不好意思,我找这个号码。”我把贴纸亮给他看。

  他看看我,又看看贴纸,然后跟刚刚出去的年轻男子一样,大大地“咦”了一声:“是有人叫外送吗?”

  “是啊,请问你知道这号码在哪里吗?”

  疑似宅男的男子……唉,太麻烦了,直接叫他宅男吧。他顶了顶眼镜看着我:“我们这里没有号码。”

  “啊?”没有号码的公寓?这是什么鬼话?

  宅男又说出另一句鬼话:“那个,你要不要先回去啊?”

  回去?我干吗回去?好不容易误打误撞走到这里啊,没号码,那我顶多一间一间敲门就是了。

  看到我不解的表情,宅男又继续说:“我不知道是谁叫外送啦,但是你是外面的人……要是等一下被其他人看到就不好了。”

  我越来越糊涂了。

  这时隔两间房门之外的房间门开了,一名中年妇女探头出来,看到我,反应竟比前两个人都还激烈,大声喊道:“喂!你是外面来的是不是?”

  一开始我还以为比萨就是她叫的,正要走过去,但她接下去连吼了好几句话:“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是哪个白痴叫的外送?怎么让外面的人进来了呢?阿志是不是你叫的?怎么让他进来了?”

  当妇女喊到后面两句的时候,宅男似乎很害怕,用力摇头否认:“不是,不是我叫的,我也不知道是谁。”

  大概是因为中年妇女音量够大,整层楼的人都听到了,房门纷纷开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许多人都出来了。而那中年妇女还在吼着:“不是你叫的他怎么会站在你门口?你知道如果外面的人把我们的事情泄露出去有多严重吗?大家来看看,阿志这家伙让外面的人进来了,我们怎么办?”

  阿志这个可怜的宅男有理说不清,只能不断挥手摇头,我也想帮他解释,但我们说什么没人能听到,因为都被那妇女的声音给盖住了。

  直到一个老人把中年妇女安抚下来,我跟阿志才把事情解释清楚……不对啊,我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做外面的人?

  “那么是谁叫的外送?自己承认了吧!”老人年纪看起来也有八十了,但声音却清楚洪亮,显然内功有成。

  一个清脆的哭声在众人之间响起,大家纷纷转头看去,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哭啼着说:“是我……订的……陈阿姨不要骂我……”

  那中年妇女哪管他说什么,更是破口大骂:“什么东西?你爸妈没教你不要让外面的人知道我们这里吗?现在外面的人进来了,我们的事情全给他知道啦!”

  欧巴桑总有先入为主的坏习惯,我现在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

  老人瞪了那个陈阿姨一眼,陈阿姨那张似乎不骂死人不罢休的嘴巴总算停了下来,眼睛反而狠狠地瞪着我看。靠,我是哪里惹到她啦?不过送个比萨而已。

  “基基的爸妈还没有来,现在他是一个人住,难免会怀念外面的东西,你也没必要那么凶,反正我们在这里又待不久。倒是你……”老人说到这里,指了我一下,“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是啊,我原本也找不到这里的,多亏了那个年轻男子……于是我如实说了。

  听我说完后,人群里面有人拍手大叫:“一定是另民那小子!他现在不在,铁定刚刚出去找东西吃了!”“是啊,一定是他,等他回来后好好教训他一顿!”

  看着众人同仇敌忾的模样,我开始害怕起来了,年轻男子让我进来就要被教训一顿,那我这个“外面来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啊?

  老人则一边走到我面前,一边念念有词:“难怪啊,有地址,我们又刚好有人出去……难怪你进得来,唉,给我吧。”

  我本能地把比萨端给老人,老人却嘿嘿一笑:“我哪要这个,我说地址!”

  我这才领悟过来,把手上的订单贴纸撕下,交给老人。老人接过贴纸,马上撕成碎片,厉声对我说:“小朋友,我看你也不是故意的,等一下出去以后你别跟其他人说出这里的事,否则有你好受,嘿嘿。”

  老人不怀好意的笑容吓得我心寒,连连点头称是,但比萨怎么办呢?

  “比萨叫了都叫了,基基,上来付钱啊。”老人朝那小男孩招呼了一声,小男孩擦着眼泪走过来,给了我几张钞票,我快速找钱把比萨给他后,用眼神征询着老人我接下来该干吗。

  “还看什么?快走啊!”陈阿姨看我还赖着不走,又骂了几句。我吓得几乎跳起来,逃进电梯里赶紧下楼。

  走出铁门外面,我的心还是猛烈地跳个不停,这是什么鬼公寓?下次如果有接到这里的单我绝对不会来送!

  “靠……好重……”旁边突然传来几声咒骂声,我又吓得一惊,发现原来是一个中年男人在移动其他机车好把自己的车子给塞进去的时候,我松了口气,今天的怪事也够多了,我已经经不起一吓了。

  等一下……

  我看了一下那扇铁门的两旁,就算铁门前面不能停的话,旁边的位置也还算够,这大叔怎么不停这里?

  “大叔,这铁门旁边还有位置啊。”我好意提醒。

  大叔瞄了我一眼,没好气道:“小子别耍我,哪来的铁门?”

  “有啊,这不是吗……”我转头一看,不由得傻了。犹如大叔所说的,哪来的铁门?

  原来铁门前的位置,竟被满满的机车给占据了。

  我说不出话来了。

  回到店里时,同事问我怎么外送那么久,我打死不敢说。

  而在点钱的时候,我发现钱包里面竟然有一沓冥钞,而点了缺失的钱后,竟然就是少了那笔外送的金额(不把冥钞算在里面的话)。值班主任还以为我在开玩笑:“现在是鬼月啊,鬼门刚开,开这种玩笑小心真的碰上鬼,钱藏哪里去啦?拿出来吧。”

  啊,现在是鬼月?我都没注意到。

  难怪啊……最后那笔钱我自己贴了。

  后来我几次骑到那个巷子里面,再也没看到那扇铁门。

  不过那个地址,我倒记下来了。

  下次鬼月如果又接到这里打来的电话,打死我也不会送了。





上一篇:台湾惊悚馆鬼门寓
下一篇:原来童话那么恐怖之战栗童话系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19 liufengshu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