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回复: 0

台湾惊悚馆鬼门寓

喵尔摩丝 发表于 2019-2-8 10: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一早我一打开自己家的门,发现门上被贴了几张纸,不只我家,对面住户的门上也有,连电梯门、墙壁、楼梯上都被贴上了。

  纸上画着一堆杂七杂八的符号,一般人绝对看不出这是什么,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老赵的符纸。

  老赵也是我们这栋公寓的住户,平常就在公寓门口摆算命摊赚钱,我们这公寓住的人挺多,门口很多人来来往往,加上也是同一栋的住户,大家也和老赵相熟了,偶尔会去他那边算一下。老赵跟我说过,他不只会算命,还会通灵,只是他老不把通灵的功夫拿出来给我看,我也就当他只会算命。

  我曾经到老赵家喝过酒,他家里还算干净,家具摆一边,一些奇怪的道具又摆另一边,阴阳分明。我就在那些道具中看过这些符纸。

  对面的邻居张先生这时候也打开了门,穿着西装提着公文包准备去上班,一看到满楼层的符纸,睁大了眼问我:“这是干什么啊?”

  “这些东西是老赵的,不知道他搞什么鬼。”我只能这么说。

  我们两人打量了一下整个楼层的状况,不晓得该说什么。突然一个人边走边骂地爬上楼来,一看,原来是管理员。他手上抱着一大堆老赵的符纸,上楼一看到这种情况,说:“想不到你们这楼也遭殃啦,看来我又有得忙了。”

  “啥意思啊?”

  管理员说,老赵昨天晚上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把符纸贴满了整栋楼,管理员叫他停手,老赵不但不从,还冲到一楼边撒着符纸边乱叫,简直疯了。

  “那老赵人呢?”我问。

  “送到警察局去啦,听说在警局里还是疯疯癫癫地乱叫呢,唉,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可苦了我,要把整楼的符纸全清干净……”管理员抱怨道。看来他从一楼撕符纸撕到这里,已经很烦了。

  忘了说,我们这里是八楼,楼上还有一层住户,接着就是顶楼了。

  时间还早,于是我跟张先生合力帮管理员把八楼的符纸撕光,这才出门。当我们下到一楼门口看到老赵平常摆算命摊的小木桌时,张先生若有所思地说:“现在是农历七月,鬼门刚开,怎么老赵就疯了呢……”

  听到张先生这句话我恍然大悟,在家当了太久宅男,都忘记鬼月来了……张先生后来就自己开车上班去了,而我买了早餐就回公寓了,我并没有固定的工作,有时帮一些公司做做广告网页、宣传广告信息之类的……反正跟网络扯得上关系的工作我都有份。

  回到一楼电梯时,正好遇到管理员气喘吁吁抱着老赵的符纸坐电梯下来,我帮他一起把符纸丢掉后,我说:“大哥,这个月是鬼月,你晚上值班可得小心一点啊。”

  管理员马上“呸呸呸”地回敬我:“这个月可别提那么多鬼字,不过鬼要来就来吧,若是男鬼我就跟他单挑,若是漂亮的女鬼……老子阳气旺盛,精虫溢脑,就抓来搞好了!”

  听完他的话我不禁心里大笑,还叫我别提鬼字呢,自己倒是比我嚣张几百倍。

  晚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鬼月的缘故,整个天空比平常的夜晚还要黑。

  我刚完成了一个Case(活儿),在电脑前坐到腰酸背痛,于是走到顶楼散散步,抽根烟。不过有一个人比我先到了顶楼,他手肘靠在栏杆上面,面对着外面,也在抽烟。虽然说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我认得他,那是阳先生,他家人不准他抽烟,但他偏偏又是个老烟枪,只能每天晚上到顶楼来抽烟。

  他似乎没发现我,一个人默默地抽着闷烟,我向他招呼了一声,但他好像没听到。大概今天心事特别多,懒得跟人交谈吧,人很多时候都会这样的。

  我自讨没趣,于是走到顶楼另一端抽烟,心情放空地看着四周的建筑物、道路上的车辆、地面上躺着的人,还有那人旁边浑浊的液体……啊?

  我揉揉眼睛,虽然这里离地面有十层楼高,但我还是看得很清楚,地面上躺着一个人,面对着天空,似乎也在看我,而他的头部跟上半身周围充满了一种液体……我几乎要软脚了。

  “阳先生,你过来看……”我想叫阳先生,一转头,却真的软脚了。

  哪有什么人在?空荡荡的顶楼上只有我一个人。

  刚刚还在抽烟的阳先生哪去了?

  答案是,躺在下面。

  不过当时我吓得马上从顶楼溜回家里,是隔天管理员通知我我才知道,阳先生坠楼死亡,自杀。“听说他老婆跟别的男人跑了,唉,他还有一个读初中的小孩现在无依无靠的,阳先生也还真想不开……帮点忙吧?”管理员还说要住户帮阳先生的小孩出点教育经费,给了我一个账户要我汇钱,我也没什么钱,只意思意思地汇了几百块。

  昨晚在顶楼上的事情我没跟管理员讲,只能自行解释说,应该是另一个到顶楼抽烟的人被我误认为阳先生了,所以我打招呼他也没回应,而他应该是在我还没发现地面上有异样时就走了……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人类的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总是喜欢为不合理的事情掰出合理的解释。

  别忘了,现在是鬼月。

  我当然没忘,我也知道我的这个解释有多勉强,但我只能这么设想。

  先是老赵疯了,后来阳先生自杀了,连连两起事件在一天之中发生,害我早上跟张先生同时出门时,说起话来怪沉闷的。

  “你知道阳先生的事情吗?”电梯里,张先生先开口。

  我怎么不知道,我可以说是第一个发现的,我说:“知道啊,昨天管理员跟我说的,好像是前天晚上发生的。”

  “嗯,只辛苦了他的小孩了。”

  然后我们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一直沉默到在门口分开。

  照常买完早餐回到家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小女孩站在我家门口,背着书包,穿着小学的运动服。我认识这个小女孩,叫依依,是楼上王太太的小孩。

  王太太把依依教得很好,她一看到我就会主动打招呼:“大哥哥好。”

  “依依乖,你妈妈呢?怎么没带你去上学?”

  “她忘记拿皮包了,要我在这里等。”

  “哦,你妈也真糊涂。”这栋公寓对九楼住户有些不方便,那就是电梯只到八楼,像王太太这些住在九楼的人只得多跑一层楼了。

  这时王太太也恰好走下来了,笑呵呵地说:“呵,依依,跟阿戴哥哥玩吗?”

  “哈,妈妈下来了,快去上学吧。”我摸摸依依的头,招呼说,“王太太,早啊。”

  “也不早了,刚刚我找皮包不知道耗掉多少时间呢,依依,赶紧按电梯吧。”

  依依雀跃地按下电梯按钮,跟我挥了挥手道别后,就跟王太太一起进了电梯。

  我看着王太太跟依依的笑容在电梯门缝间消失后,就进门吃早餐。但我一个汉堡没咬两口,门铃突然急速响起,而且一声接着一声,急着要我出来似的。

  我从猫眼一看,竟然是王太太。奇怪了,王太太不是才带依依下去吗?

  一打开门,王太太就着急地对我说:“阿戴,有没有看到我们家依依?我叫她在这里等我的……”

  咦?依依不是刚刚才跟她下去吗?我瞄了一下电梯,却看到电梯停留在八楼。

  八楼?

  楼上只有王太太这一家人,对面的张先生已经出门了,但刚刚依依不是跟王太太进电梯了吗?应该是下去了啊,怎么会停留在八楼?

  “你……刚刚有按电梯吗,还是刚上来?”我指着电梯,颤不成声。

  “没有啊,我叫依依在这里等我,可是下来以后她不知道哪里去了,阿戴,你有没有看到她?”王太太眼眶泛红,几乎要哭出来了。

  “她……她……”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刚刚才看王太太跟依依一起进了电梯的啊,怎么会?

  可是看王太太这个样子,不像在演戏。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按下了电梯的按钮,门马上就开了,里面空无一人。

  依依跟王太太进了电梯,可是电梯并没有动……那里面的人呢?我眼前的这个王太太是谁?依依呢?

  我脑袋里爆出轰的一声,无法思考了。

  依依消失了,她跟“王太太”进了电梯后,就不见了。而电梯没有移动。

  王家夫妇跟管理员要监控录像带时,管理员很遗憾地宣布,昨天监控器系统电路整修,并没有运作。

  真巧。

  而我,在家中大病了一场,得的是心病。

  我不断试图说服自己,那都是幻觉。顶楼上的阳先生、进电梯的依依跟王太太……都是我看电脑屏幕太久而产生的幻觉。

  唉,我又在为不合理的事情掰出合理的解释了。

  依依消失后我在家里窝了一天,什么都没做,就只是睡觉,直到我被吵醒。

  是门铃声吵醒我的,但不是我的门铃声,而是对面,张先生家里的门铃声。

  一声、两声、三声、四声、五声……每声铃声之间没有任何间隙,按的人似乎不给住户的耳朵丝毫休息空间,一直按一直按。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这门铃声吵得我有点烦,于是我撑起快爆炸的头走到门口,透过猫眼,我看到一个人站在张先生的门口,不断按着门铃。

  一直按一直按。该出去制止他吗?该跟他说现在张先生应该是出去上班了……但现在是几点啦?睡太久的我都没时间观念了。

  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时钟,我的心跳几乎停了。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

  我突然想起,那个按门铃的背影我有点眼熟,就在几天前的顶楼上面,我才看到过的……门铃声突然停了。

  我看着门,但不敢透过猫眼看外面的情形了。

  我很怕。

  很怕。

  丁零,门铃声又响起了。

  这次是我的。

  一声、两声、三声、四声、五声……一直按一直按。

  我的呼吸跟心跳,在门铃声响起的时候好像完全停止了。现在在外面的到底是谁?

  其实只要看一下猫眼,就知道是谁在按门铃,但我不敢。我要找人帮忙才行……我走回房间,拿起话筒拨通了管理室的电话。

  我想叫管理员这个自称阳气旺盛的家伙上来,把外面那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赶走。

  丁零,电话声响了许久,没有人接。

  而外面的门铃声还在响。

  我绝望地挂上了电话,管理员跑去哪里了?他晚上不是都会在管理室里睡觉吗?记得以前只要响几声就可以吵醒他了啊。

  丁零,不是门铃声,是电话突地响了。

  我又惊又喜,惊的是电话他妈的突然响起来干吗,喜的是一定是管理员刚被我吵醒,现在打来了!

  一接起来我马上一连串地说:“大哥,现在有个疯子一直在我门口按门铃,你快点上来赶走他好不好!我快被他逼疯了!”

  但打来的竟不是管理员,而是另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比我还激动:“别开门!小戴听着,不管怎样你绝对别开门!”

  这是老赵的声音!老赵怎的打电话来了?

  “老赵?你不是疯了吗?”

  “疯你个屁眼!我现在正常了!那天那里的力量实在太大,把我逼疯了,现在我正常了!”

  “你在说什么啊?那天是哪一天?”我满头雾水。

  “那天就是鬼门开的那一天!而那栋公寓就是门!”老赵激动地说,“听着,那栋公寓现在很危险,我猜一定不少人出事了,大家都说七月半鬼门开如何如何……但门在哪里?今年恰好就开在我们这栋公寓,鬼门开的那一天群鬼蜂拥而出,我一下就疯了,现在我好几天没回去,已经没事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今年恰好开在我们公寓?那前几年呢?”

  “鬼门都是随机找地点开的,有时候开在深山,那就没事了,有时候恰好开在有人的住家,那一定会死人!然后变凶宅!”

  “但……我看过一些文章,我们又没惹他们……”

  “想太多了小子!你以为没厉鬼啊!他们都是混在里面瞒着阴差跑出来的!”

  “那……那我该怎么办?”我真该拿镜子照照自己现在哭丧的表情。

  “门铃还在响吗?”

  “嗯……”

  老赵厉声吩咐:“不要出去!门铃声没了也不要出去!等到天亮以后再出去……啊,这样也不行……我靠,小戴我零钱不够了,妈的……”

  嘟的一声,电话挂断了,看来老赵是用公共电话打来的。

  我天亮以后再出去就行了吗?但老赵后面说的这样也不行是什么意思?

  对了,既然是鬼,一扇门哪拦得住他们?

  那我应该先溜为妙了?

  这时,门铃声停了。

  我咕嘟吞下一口唾液,战战兢兢地走到门口,看着猫眼。但我只是看着猫眼,并没有直接透过猫眼看外面,因为我还在犹豫,现在透过猫眼往外看的话,会看到什么呢?

  丁零,靠,门铃声又响了。

  但这次的节奏不一样,响了第一声后,隔了一阵子才响第二声,我还听到几句脏话。

  我一喜,透过猫眼一看,是管理员,还在打着哈欠呢。

  但想起上次“王太太”的经验,我还是不放心地隔着门问:“大哥,是你吗?”

  “不是我是谁啊?那么晚了打电话到管理室干吗?”

  我又问:“你怎么会自己上来的啊?”

  “我怎么不自己上来?我刚被你吵醒正要接电话你就挂了,打上去又说通话中,我不上来怎么知道你打给我干吗啊?”

  看来应该是管理员没错了,尽管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我还是打开了门,胆战心惊地问:“你……真的是你?上来没遇到什么事吗?”

  管理员怒气冲冲地说:“妈的怎么会遇到什么事?你倒是说,打给我干吗?”

  “没……那个,我想出去买酒,可是你知道的,现在是……那个月,我不大敢一个人出去。”现在我对他们不敢那么随便提起“鬼”字了,顺便掰了个叫管理员陪我出去的理由,虽然有点那个……不过现在我只想快点离开这栋公寓。

  管理员真的是阳气旺盛,胆子还很大,大咧咧地说:“鬼月就鬼月,什么那个这个的?你都这么大了还不敢一个人出去?我看是睡不着想跟我喝酒吧?”

  “哈,被你说中了。”我随便他怎么讲。回房拿了钱包,披上外套后就出门了,一出门我看到电梯停在八楼,不禁问管理员,“大哥,你刚刚是坐电梯上来的?”

  “不然我爬八楼吗?不坐电梯要怎么上来?”

  我本来想提依依不见的事情,但想想算了。

  管理员按下了电梯开关,电梯门轰地开了,像一张等待猎物的大嘴巴。

  “快进来啊,磨蹭什么?”管理员进去按住了开关,催促我赶紧进去。

  老实说,我真的是不敢搭电梯,如果我跟依依一样消失不见的话……但要说服管理员大哥走楼梯他铁定不听,而且走楼梯下八楼可要一段时间。算了,就电梯吧,咬一咬牙坐到一楼,那便什么事都没了。

  我一咬牙,进了电梯。

  管理员按下了一楼的按钮,电梯就轰轰地往下移动。

  移动到七楼。

  然后六楼……

  “你知道有个女生在电梯不见了吗?叫依依的,住在你楼上。”管理员这时候说。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不想记起这事你硬要提。我随便回答:“嗯,知道一点。”

  五楼。

  管理员又说:“最近公寓事情真多呢,老赵疯了,阳先生自杀了,又有个小女孩不见了,事情再闹下去,这公寓还有没有人住呢?”

  靠,我打算明天就搬走了,还住人呢。我心里虽这么想,但我却口是心非地说:“放心啦,这阵子事情多,大哥你人那么好,住户都挺你的啦!”

  四楼。

  管理员改了个话题,问我:“你最近看到过张先生吗?好一阵子没看到他了,该不会被炒鱿鱼了,现在都躲在家里找工作吧?”

  不会吧?连张先生也……“我也不知道,应该吧?”我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我的语气在颤抖。

  三楼。

  “大概真的到了鬼月,奇怪的事情就比较多吧,唉,其实鬼月只是一个习俗,都是心理作用……”管理员有点感叹,而我只能随便答是啊是啊。

  鬼月对阳气旺盛的管理员来说大概没什么吧,但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唉。

  二楼。

  快到了快到了……

  “喂,小戴,问你一个问题。”管理员突然转头正脸看着我。

  “嗯?”

  “我真的长得像管理员吗?”

  一楼。

  电梯门打开了,里面却空无一人。





上一篇:校园尖叫耳门
下一篇:迷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19 liufengshu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