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回复: 0

法医科学界的传奇,「人体农场」的创立者,比尔·巴斯博士

我只爱你 发表于 2019-2-3 23: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银连环杀人案,已经没有人不知道了吧?

  杀手可恨。

  还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有杀手就有神探。

  今天讲一个神探的故事。

  准确地说,他不是夏洛克那样的神探,而是大宋提刑官宋慈那样的法医。
360截图-10998772.jpg
  他是法医科学界的传奇,「人体农场」的创立者,比尔·巴斯博士。

  比尔·巴斯最早不是学医的,而是工商管理。你说我一个工商管理硕士,怎么到法医界来了呢?

  这就离不开个人奋斗了。

  出于兴趣,巴斯在大学里选修了一门人类学课程。1955年4月,他的授课老师接到一件协助警方鉴定一起交通事故受害者的活儿,那位老师就问巴斯要不要跟着去看看。

  为什么偏偏挑中他?巴斯想:「也许他欣赏我的聪明才智,也许因为我会开车,可以载他过去。」

  这一去不要紧,法医学的一代宗师就这样诞生了。

  受害者的尸体已经下葬几个月了,他们要动土开棺把尸体重新挖出来。那个情形我就不多形容了,总之是臭气熏天,令人作呕。

  但巴斯却对它有很强的探求欲望,他感到这个生死攸关的谜团正等待他去解开。

  这次任务顺利完成。那位老师的鉴定费用是25美元,他分了巴斯5块。

  钱是小事,巴斯却对法医学上了瘾。没想到那些烂骨头居然可以确定人的身份,太神奇了。

  回到学校,他马上申请换专业,放着可以赚大钱的工商管理硕士不读了,疯狂学起就业前景惨淡的法医学。

  绝对是真爱。

  一年以后,巴斯就考上了全美国最好的人类学系——哈佛大学人类学系的博士。可他没有去。没错,法医学是人类学的一个分支,可巴斯想学的很明确,就是研究骨头,他心目中的圣地在费城,著名的克雷格曼骨科侦探研究所。

  在那里,著名的「尸骨侦探」威尔顿·克雷格曼博士和另一位同事共同创立了法医人类学这门学科。他还差点受美国政府委托鉴定了希特勒自杀后留下的尸体,可惜被苏联人抢了先。

  于是巴斯投到克雷格曼门下。

  开学后不久,克雷格曼在自家楼梯上摔断了左腿,不能搭班车,于是巴斯成了他的专职司机。结果拆掉石膏之后,接送生涯仍然没结束,一共持续了两年多。克雷格曼给巴斯指定阅读书目,第二天在车上跟他讨论书里的内容。巴斯利用两人共处一车的机会,得到了全世界最好的尸骨侦探一对一的言传身教,进步神速。

  这段故事给了我们什么启示?那就是——

  学会开车很重要。

  拿到学位、技艺初成之后,巴斯开始闯荡江湖。他在大学里教书,培养出一个个法医学人才。1971年,他来到田纳西大学,在学校体育场看台下面一栋阴森森的建筑物里,着手创建人类学系。

  他还是田纳西州调查局的特约顾问,全州的警察局都有他的电话号码,一碰到棘手的尸体,警察就给他打电话,请他去检查。

  他就带着一队学生去现场。

  通常是他拿起散发着浓烈臭味的头盖骨,向学生提问:「但是我们怎样才能断定它究竟是个女人还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呢?」

  学生就猜:「看牙齿?」

  「没错,是牙齿!」

  通过受害者的尸骨,性别、年龄、身高、种族,甚至社会阶层等信息,都被一一揭示,为侦破案件、抓住真凶提供了宝贵的线索。

  「恶魔叔叔」案、无头尸骨谜案、「野兽男」凶杀案……一桩桩大案、奇案、要案的真凶在巴斯的协助下现出原形。正义得到伸张。

  不过他的研究条件仍然很简陋。

  有时候,他还得把没检查完的遗骸或骨头带回办公室。有一次,周末要到了,他用塑料袋把一具尸体裹起来,密封妥当,藏在办公室厕所里放拖把的柜子。结果,有个清洁工在周末进来拿拖把……

  他惊恐的惨叫声估计整个校园都听到了。

  星期一上午,清洁工就愤怒地宣布:谁都不准把烂尸体放在他的拖把柜里!人类学系主任也不例外!

  这种心情可以理解,试想一下,如果换做是你……

  巴斯只能向校长求助。校长说,包在我身上,就打了个电话,拨给了巴斯一块闲置的土地。那是在田纳西大学医学中心后面,方圆一亩。虽然那上面什么都没有,可毕竟有了安身立命之处。1980年,巴斯带领学生们开始动工,清除树丛杂草,整平地面,铺设碎石车道,油漆墙壁,修了一间木头建筑。一开始很简陋,后来慢慢完善起来。

  那就是著名的「人体农场」。

  照片比较辣眼睛,我就不放了。手贱的可以自己搜。

  建立这样一个场所,是巴斯长久以来的一个心愿。你们都看过电视剧《大宋提刑官》吧,讲的就是南宋的法医官宋慈破案、最后把他的法医学知识总结起来写了一本《洗冤集录》的故事。

  巴斯也知道宋慈和《洗冤集录》,他曾经佩服地说,自己能够利用的知识或学术文献,并不比七百多年前的宋慈高明。正是因为人们对腐败的尸体敬而远之,所以法医学到二十世纪发展得还很慢。

  巴斯也栽过跟头。他曾经把一具实际上死于南北战争的尸体的死亡时间错误地定为二到六个月。这件丢脸的事在很久以后还给他带来麻烦,当作为检控方的证人在法庭上作证的时候,辩护律师经常会问他,「巴斯博士,你在处理那宗案件时,是不是把死亡时间错估了113年?」

  为了更准确地掌握尸体在不同的环境下、不同的时间内会变成什么样子,对死者死亡的时间作出更准确的判断,巴斯必须像真正的科学家那样做实验,积累数据,建立模型。这样,这门科学意义和实用价值都很高的学问才可能获得发展。

  现在,他有了做实验的场所,差的就是实验材料了。他写信给田纳西州近百个郡的法医和殡仪馆馆长,请他们提供尸体。

  1981年5月,他们得到了第一个捐赠对象。那是一个七十三岁的老人的遗体。

  死亡园地开始营业,「人体农场」诞生了。

  巴斯和他的学生把一具具尸体摆放在「人体农场」里,每天花几个小时来观察它们的变化,以及聚集而来的昆虫的成长过程。

  他们惊喜地发现,太有收获了。他们获得了以往的研究者无法获得的第一手材料。

  1982年2月,巴斯的学生比尔·罗德里格兹在美国法医科学年会发表演讲,展示他在「人体农场」经过九个月的研究得到的结果。主题是昆虫是怎样分解尸体的。这是巴斯和他的团队第一次公开他们的研究成果。

  刚上台时,台下挤满了人,可当比尔开始放映幻灯片的时候,听众们就纷纷离开会场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比尔和巴斯拍摄的人体分解情形过于重口味,下面受不了了?

  不可能啊,听众都是经验丰富的法医,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的老司机了,什么场面没见过,还不是照样谈笑风生。

  没过几分钟,听众又回来了,而且都是带着人回来的。原来他们是兴奋得去别的会场把朋友拉来了,「你一定要来看这个」「不能错过」「不来听你一定会后悔」,像现在的标题党一样。

  「人体农场」初出茅庐,一炮打响。

  那一年秋天,比尔在《法医科学期刊》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题目叫《田纳西州东部的昆虫活动及与人类尸体腐败速率之关系》。这是那份期刊创刊以来被学术界引用最多、转载率最高的论文。

  不过,「人体农场」成为人尽皆知的名字,最该感谢的是一个女作家。

  那就是著名的犯罪小说家、法医小说女王帕特里夏·康薇尔。她塑造了女法医斯卡佩塔的人物形象,以斯卡佩塔为主角的系列小说写了近二十部,销量达到几千万册。康薇尔是第一个摘得英国金匕首奖的美国作家,2011年,她还被授予了「法兰西艺术文学骑士勋章」。

  这个犯罪小说界的超级巨星,曾经是巴斯的同行。她的处女作《首席女法医》在1990年出版时,她还在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法医办公室当分析员呢。

  1993年夏天,巴斯接到康薇尔的电话,康薇尔问巴斯能不能帮她个忙,在「人体农场」做个小实验。她想知道,遗体分解后被搬动时会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或记号,她想在正在写作的那本书里运用这个情节。

  这激起了巴斯的学术好奇心。康薇尔的要求开拓了他全新的研究领域。

  一拍即合。巴斯兴致勃勃地布置起康薇尔的谋杀现场。后来康薇尔也来了,她一边听巴斯讲解,一边认真地记笔记。

  第二年的美国法医科学年会,巴斯和康薇尔都参加了。你看,要做一个好的犯罪小说家,就要时刻注意法医学的最新进展。

  巴斯问康薇尔那本书写得怎么样了。她说写完了,自己很满意。她还向巴斯道谢,谢谢他帮做的那个实验。她说:「那本书的名字是《人体农场》。」

  巴斯大吃一惊,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了。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在做这样的研究,不过除了少数几位人类学家和昆虫学家,没几个人认为他们的工作很重要。现在有这样一位著名作家用他们的设施当她的书名,在书里还以巴斯为原型塑造了一位科学家,巴斯很感动。

  《人体农场》出版后成为最畅销的犯罪小说之一。无数来自普通读者和新闻记者的电话打进来,过了十几年仍然如此,「人体农场」成为人们想一窥究竟的神秘胜地。

  虽然这对巴斯来说有点不堪其扰,但他也很高兴这激发了人们对法医学的兴趣和热情。很多人还愿意把他们的遗体捐献给「人体农场」,为法医学做出自己的贡献。

  今天讲这个故事,不是因为重口味。其实就算是巴斯,他也不是天生喜欢干这个的。就像康薇尔说的那样:「死人是有很多话要说的,但是只有受过特殊训练的、有天赋的人才能听懂,尽管他的感官要忍受着某种刺激。他们可以诠释这些语言,尽管常人很不理解。」

  我想到了达芬奇,他为了把人体画得更准确,冒天下之大不韪去解剖死刑犯的尸体。那可是在十六世纪,神学的思想还统治着每个人呢。

  达芬奇是为了什么?

  科学。

  巴斯也是如此。没有他们,谁能把昆虫和尸体分解的关系弄明白呢?科学绝对不能满足于含含糊糊似是而非。

  对巴斯来说,还有同样重要的另一点,那就是正义。不掌握科学,就会让凶手得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继续在人间作恶。法医学家没有亲自把手铐铐到凶手双手上,但他们和警察、法官、律师一样,是法律的维护者。

  巴斯就这样说过:

  「肉体虽然腐烂了,但是骨头长存。肉体忘记并宽恕了那些伤痕,骨头也愈合了,但是它却记录了你所有的经历:童年时的跌跤,酒吧里的打斗,枪托击中太阳穴,锋利的匕首刺进你的肋骨等等。骨头捕获了这些瞬间,并且向专业的人讲述事情的真相,因为他们火眼金睛,并且能够听懂这些尸体的喃喃自语。」

  向这些能够听懂死者说话的人们致敬。





上一篇:唐与百济的战争
下一篇:穿越唐朝先过语言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19 liufengshu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