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风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回复: 0

[留学教育] 信的含义与演变

唐美记 发表于 2019-1-31 04: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信在传统道德中是五常之德,孔子把“信”列为对学生进行教育的“四大科目”(文、行、忠、信)和“五大规范”(恭、宽、信、敏、惠)之一,信是五常中是更具社会道德意义的德目。信,不仅在传统中国被看做最重要的德目之一,在现代社会,诚信也构成现代社会合作和社会生活的伦理基础。

  一信的含义与演变

  信,作为人的一种美德和规范要求,其含义主要包含如下几层:一是真诚无妄;二是心口一致;三是言行一致;四是行为始终一贯。为了加深对信德的理解,我们分别从信与诚、信与忠、信与言等几方面再进一步厘清一下信的含义。

  信与诚,在中国古代是互训的,含义是相同的。许慎《说文》云:“诚,信也。”又说:“信,诚也。”“诚则信也,信则诚也。”(《河南程氏遗书》卷二十五)正是因为诚与信的相通与相互依存,才使得诚与信逐渐演化为一个统一的道德范畴——诚信之德。所谓诚,就是不自欺,诚实无妄,表里如一。所谓信,在古代最初是指在神跟前祈祷时,实事求是,不敢妄言。后来,用在人际关系上,是指不说谎话骗人,能说必能行,内外相统一。所谓内诚于己,外信于人。诚是人内在的德性,信则是诚的外在表现,诚于中,必信于外。古人认为,诚是信的基础,信生于诚,无诚则无信。如诸葛亮曾说:“不诚者失信。”(《诸葛亮集》卷三《便宜十六策·阴察》)张载也说:“诚故信。”(《正蒙·天道》)

  另外,诚的含义较信为广。《中庸》说:“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在这里,诚是一个哲学概念,相当于“实存”、“实有”,认为“不诚无物”。从人类社会生活来说,诚指的是人发自中,能言必能行。因此,朱熹说“信不足以尽诚”(《朱子语类》卷六)。“诚”字一般指内心,指一种真实、诚恳的内心态度和内在品质,而“信”则涉及外在言行,涉及与他人的关系。单纯的“诚”重心在“我”,是关心自己的道德水准,关心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单纯的“信”字则重心在人,是关心自己言行对他人的影响,关心他人因此将对自己采取何种态度。“信”字有“诚”字所没有的一种含义:即“信任”,“信任”就不是一己之诚,而是必须发生在至少两个人以上的关系之中。在现代,比较强调信用的关系性和制度性,而不仅仅是个道德概念。

  关于信与忠,《说文》释忠曰:“敬也,尽心曰忠。”郑玄《周礼·地官疏》释忠曰:“中心曰忠,中下从心,谓言出于心皆有忠实也。”所谓“言出于心皆有忠实”也就是说实话实说,言从口出须发自肺腑,不能信口雌黄,口是心非。这与“信”之诚实不欺的基本含义是完全相同的。正是由于两者的内涵如此接近,所以朱熹说“忠信只是一事……忠是信之本,信是忠之发。……有于己为忠,见于物为信。”“未有忠而不信,未有信而不忠者。”“信非忠不能,忠则必信矣。”(均见《朱子语类》卷二十一)以上都是说忠与信的一致性或信对忠的依赖性,忠与信也是有所区别的。忠发于心而信周于外,二者有内外之别,因此,忠才能成为信的基础。程子谓发己自尽为忠,循物无违谓信。所谓循物无违是指一个人的行为不仅要诚实,更要遵循、顺应事物的发展规律,不违背人的本质属性,不违背事物的本来真实面目,做到真实无妄。

  另外,古人言信多与语言有关。信从人从言,与人的语言有关。春秋时期有言而无信之说,已经突出了言与信的这种联系。当时,不少人都从人的语言来讲信。如《左传·襄公十八年》曰:“太宰伯州犁曰:‘志以发言’,言以出信,信以立志,参以定之。”语言前后如一,说了的话就一定要算话,这就是信。对人所言诚实不欺是信的重要内容与要求。《春秋榖梁传·僖公二十二年》也说:“人之所以为人者,言也。人而不能言,何以为人?言之所以为言者,信也。言而不信,何以为言?信之所以为信者,道也。信而不道何以为道?”《论语》讲“言而有信”(《学而》)、“言忠信”(《卫灵公》),“子曰:‘古之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里仁》)。不轻易说话,是因为害怕做不到而遭致羞耻,因此,“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同上)。这都表明信德与人的言说有重要的关系。

  可以说,信对诚和忠的依赖关系,表明信的内在真诚和尽己之道德心志,这是信的内在根据,而信则是对诚与忠的外化。从外在行为的角度看,人的言行一致、行为前后一致就是信的主要表现。而信则人任也,从而又由信而产生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和社会道德风尚。

  这种言行一致的具体要求是:其一,对人所言要真实,“无便曰无,有便曰有。若以无为有,以有为无,便是不以实,不得谓之信”(陈淳《北溪字义·忠信》)。对人不可作无根之谈,做到“君子之言,信而有征”(《左传》昭公八年)。其二,说话要算数,不可“口惠而实不至”(《礼记·表记》)。要严格践约,不违背自己所许诺的诺言,“不食其言”,切不可“面诺背违”,“阳非阴是”。其三,要做到“言顾行,行顾言”(《中庸》),言行一致。所以朱熹对信又作了这样的说明:“信是言行相顾之谓。”(《朱子语类》卷二十一)朱熹弟子陈淳曾说:“信有就言上说,是发言之实;有就事说,是做事之实。”(《北溪字义·忠信》)信不仅要求人们说话诚实可靠,办事也要诚实可靠。孔子说:“信以成之,君子哉!”(《论语·卫灵公》)便是对事而言。

  信在传统中国是备受重视的道德,早在春秋时期的典籍中如《左传》、《国语》等均有论及。孔子更是倡导忠信之德。《论语》记载说:“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述而》)信被列为四教之一,可见孔子的重视。这个顺序中信被放在最后,这似乎是不重要,其实不然。程树德在《论语集释》中对此有一个十分贴切的解释,认为这是夫子教人先后浅深之序也。孟子将信看做是五伦中朋友一伦必须遵循的道德准则,也表示了对信的重视。《吕氏春秋》有《贵信》篇系统论信,可看做是先秦信论的简要总结。该篇还将信视为天道。它说:“天行不信,不能成岁;地行不信,草木不大。春之德风,风不信其华(花)不盛,华不盛则果实不生;夏之德署,署不信其土不肥,土不肥则长遂不精……天地之大,四时之化,而犹不能以不信成物,又况乎人事?”这里将信上升为天道主要是为了论证信的重要。

  至汉代,信更受人们重视。汉初的贾谊将信列为“德之六美”之一(《新书·道德说》),并将信与仁义礼智并列(《新书·六术》)。后来,董仲舒正式将信列为“五常”之一,于是,信遂成为中国传统道德的基本规范之一。

  孟子言四端,不及信。宋儒朱熹是这样解释的:“程子曰:‘四端不言信者,既有诚心为四端,则信在其中矣。’愚按四端之信,犹五行之土,无定位,无成名,而水火金木,无不待以生者,故土于四行无不在,于四时则寄王焉。其理亦犹是也。”(《四书章句集注·孟子·公孙丑上》)这是说,既然信即诚,那么,四端皆为诚心,因此,信也就在四端中了,它就像五行中的土,虽无定位、无定名,但金木水火都要依赖土而生,也就是说仁义礼智也都要依赖信而生,换句话说,信成为仁义礼智的基础。这是朱熹对信德重要性的一种论证。

  不仅是先秦时期,在中国历史发展的各个阶段,思想家和政治家们都非常重视信德,从汉至唐宋思想家们关于信德重要性和价值的论述,我们可以从下一个问题的讨论中得到了解,这里不重复。

  其实,不仅是思想家和政治家这些上层文化人重视信德,在中国历史的发展过程中,这种上层文化也必然影响到下层文化,在我们的文学艺术等各种俗文化文献中,就记载了很多朋友间、恋人之间讲究诚信的故事和美谈,也有很多名言警句、诗词格言都体现了社会各阶层对诚信价值的认同和重视。比如,老百姓经常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海岳尚可倾,一诺终不移”等。又比如“常存抱柱志,岂上望夫台?”这句唐诗名句就出自于一个动人的讲诚信的爱情故事。说古代有一个青年叫尾生,他与相好的情人相约于大桥底下见面,结果在情人未到来之前,山洪爆发,他为了不失信于情人,就在洪水来临时,抱着桥下的柱子而被淹死。这个故事在今天看来不免愚昧,但古人正是通过这个故事来说明诚信之重要。如果男人都像尾生这么讲情义,讲信用,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女子在望夫台上盼望郎君归来了!又比如,朋友之交,贵在讲究“言而有信”,“一诺千金”。史书记载的最有名的朋友间讲诚信的故事是说:东汉时山阳范式与汝南张劭同在太学读书。分手时,范式与张劭约定,两年后的某一天,自己要去张家拜访。到了那天,张劭请母亲准备饭菜。其母以为事隔两年,两地又相距千里,对此有些怀疑。张劭却坚决认为,范式是诚实守信的读书人,答应过此事,决不会食言。果然,日当中午,范式风尘仆仆准时赶到。尽管这是寻常生活中交友守信之事,但小而不做则大而不为,它给人们的启发不小。故《后汉书·范式传》中特载此事,以彰显范式的诚信品德。

  其实,在后代,诚信不仅是士人之美德、官德之准则,而且成为社会上各种人的品质和职业道德的要求。如武德、商德、师德、艺德、医德、史德、民德无不讲究诚信之德。任何人在职业活动中,都要不欺心,不欺人,信于义,行于义,并将它作为守信的标准及行为的准则。特别典型的,我们以商德为例,明清以后,我国商业活动日益繁荣,经商取利是商人经商的目的,但是渴望发财的同时,却不能贪图不义之财,诚信不欺应该是商业活动中自觉遵守的准则之一,也是某些商人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明清小说中有很多故事都描写了一些正派商人忠厚做人,诚实经营,以义取利的事迹。在中国历史上很有名的徽商、晋商无不是以诚信致胜,也无不是以诚信取信于民。不仅是商人,连在政治上处于某种社会制度之外的游侠,其人格特质也主要体现为重诺守信,诚信不欺,重义轻生,知恩图报。这种侠义之士虽然在行为上,从当时的政治统治来说是反社会的,但这种侠义精神之所以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同,也说明中国文化对诚信品质的重视,从另一个侧面也体现出社会各个阶层对诚信、信义这一传统美德的普遍认同。

  二信的价值与实践原则

  信如此为古人所重视,那么它有何价值?在古人看来,信不仅是立政治国之本、人际和谐与处世之方,更是立身之本。

  首先,古人认为,信是政治的基础、统治者的首要道德。《论语》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而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论语·颜渊》)孔子师生所以一再以“必不得已而去”作假设,目的是为了得出“民不信不立”的结论,强调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和信心的极端重要性。在他看来,君主和政府不失信于民,人民对他们才能信任并树立信心。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和信心,乃是国家政权是否稳固的根本。在中国历史上,有一则有名的商鞅“南门立木”的故事。这则故事就是说明商鞅在变法之初,为了取信于民,以推行新的政令,就用这种重金赏赐移木者来使民众相信他的政策的信实可靠,结果是新法推行,“秦民大悦”。这说明诚信是政治统治的基础。

  古代政治往往是专制统治,政治主要取决于君主的道德,因此,古人特别强调君主信德的重要性。首先,君主守信人民才能诚信。这便是所谓“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说真话)”(《论语·子路》)。《论语·学而》也反复强调统治者要“敬事而信”、“谨而信”、“主忠信”。其二,君主守信,才能赢得人民的亲近。这便是所谓“凡人主必信,信而又信,谁人不亲?”(《吕氏春秋·贵信》)其三,君主守信,臣民才能忠君。这便是所谓“人君以信训其臣,则臣以信忠其君”,上好信,“而民莫欺其上”。(傅玄《傅子·义信》)其四,更重要的是,只有君主和政府守信,人民才能依赖政府,遵纪守法,君主和政府才能树立威信,做到令行禁止。古人又指出,对君主来说,“祸莫大于无信”,周幽王为取悦宠妃褒姒,“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就是一个因失信而失德失国的典型。因此,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王者体信,而万国以安;诸侯秉信,而境内以和。”(同上)取信于臣民乃是君主治理国家、巩固统治的根本。君臣上下间的信任,是政治运行的保障。“夫君能尽礼,臣得竭忠,必在于内外无私,上下相信。上不信,则无以使下,下不信,则无以事上,信之为道大矣。”(吴兢《贞观政要·诚信》)“贞观十年,魏征上疏曰:臣闻为国之基,必资于德礼,君之所保,惟在于诚信。诚信立则下无二心,德礼形则远人斯格。然则德礼诚信,国之大纲,在于君臣父子,不可斯须而废也。故孔子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又曰:‘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文子曰:‘同言而信,信在言前;同令而行,诚在令外。’然则言而不信,言无信也;令而不从,令无诚也。不信之言,无诚之令,为上则败德,为下则危身,虽在颠沛之中,君子之所不为也。”(同上)可见,历代思想家与政治家对政治诚信和君主诚信都给予了高度关注。

  其次,信为和谐人际关系、维持社会秩序的法宝。古人一再指出,如果人际关系缺少了信,社会秩序必将一片混乱,难以维持,其害不可胜言。《吕氏春秋·贵信》篇说:“君臣不信,则百姓诽谤,社稷不守。处官不信,则少不畏长,贵贱相轻。赏罚不信,则民易犯法,不可使令。交友不信,则离散郁怨,不能相亲。百工不信,则器械苦伪,丹漆染色不贞。”傅玄也说:“若君不信以御臣,臣不信以奉君,父不信以教子,子不信以事父,夫不信以遇妇,妇不信以承夫,则君臣相疑于朝,父子相疑于家,夫妇相疑于室矣。大小混然而怀奸心,上下纷然而况相欺,人伦于是亡矣。”(《傅子·义信》)反之,如果人皆守信,即可消除人与人之间的怀疑、隔阂,建立起相互信赖的和谐关系。

  从积极方面看,在人与人的交往中,诚信是交友的基本原则。孟子把“朋友有信”列为“五伦”之一。孔子的弟子子夏提出:“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论语·学而》),《吕氏春秋》说:“交友不信,则离散忧悉,不能相亲”(《贵因篇》)。结交朋友,如果不以信为原则,就会导致众叛亲离。孔子说:“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论语·季氏》)意思是说,与正直的人、诚实守信(谅)的人、见多识广(多闻)的人交朋友就会对自己有所助益,而与那些善于回避而不正直(辟)的人、善于谄媚(善柔)的人和善于夸夸其谈而无见闻之实(便佞)的人交朋友,就会损害自己。汉代著名学者刘向说“交不信,非吾友也”,宋代理学家程颐也提出“相交之道,以诚信为本”的交友原则。所有这些,都是强调结交朋友应以诚信为本。

  再次,信为立身进德修业之本。“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论语·为政》)这是说,人若无信,似乎就不具备人的基本规定性了,将不知他是怎么回事了,换言之,信是人最基本的道德。“失信不立”(《左传·襄公二十二年》),守信方能立足于社会,信乃是立身做人的根本之一。这是因为,人能守信,其言行可靠,才能取得他人的信任,与他人建立并保持正常的交往。所以,孔子说:“信则人任焉。”(《论语·阳货》)反之,人若无信,所言所行皆不足依赖,是难以在群体、社会立足的。《论语·卫灵公》记载孔子说:“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只有言而有信,才能获得他人的信任,得到他人的信任,那么虽在荒蛮之地也会行得通;讲话不忠诚信实,行为不恭敬实在,就是在本乡本土,行为也会处处受阻,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孟子也曾说:“君子不亮(同谅,即信),恶乎执(如何能有操守)?”(《孟子·告子下》)“人不信实,诸事不成。”(石成金《传家宝》二集卷一《人事通》)“言非信则百事不满(成)”(《吕氏春秋·贵义》),信也是一切事业得以成功的保证。朱熹把忠诚、讲信用看做是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不如此,便失去了做人之道。他说:“人道惟在忠信,如木之无本,水之无源,更有甚的,一身都空了。”(《朱子全书》)陆九渊把诚信看做是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标志,人不讲诚信,就和动物无异。“人而不忠信,何以异于禽兽者乎?”(《陆九渊集·主忠信》)

  最后,甚至古人还把人有无信与其人生福祸相联系。一方面,有信则有福,如臧武仲的信可治民立功,赵文子的“能信不为人下”(《左传·昭公元年》)等说,皆是此义。另一方面,人无信则有祸害,就不能在社会立足。如内史过说“非信不立”,季文子说“失信不立”,晏子也说“失信不立”(《左传·成公十八年》)。楚国令尹以为信是无用的,就被伯州犁预言:“令尹将死矣。不及三年。求逞志而弃信……何以及三。”(《左传·襄公二十七年》)那些不讲信用、唯利是图的人,更被预言不仅不能得利,反而一定会不免于灾祸,这充分说明古人对信德的重视。

  那么,在古人看来,实践信德应坚持怎样的原则呢?

  首先,信必须符合于道义,而不可守违义之信。作为一项道德规范,信不是无条件的,而是有条件的。它受礼义的制约,以礼义为前提。早在春秋时期,古人就一再说“信以守礼”(《左传》僖公二十八年),“信以行义”(《左传》成公八年)。孔子曾说:“信近于义,言可复也。”(《论语·学而》)复,即实践所诺之言。这句话意思是说,所诺之言只有符合于义,才可兑现。管子也曾说:“圣人之诺已也,先论其理义,计其可否。义则诺,不义则已;可则诺,不可则已。”(《管子·形势解》)孟子也说:“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意思是说,有德行的人,说话不一定句句守信,守信与否要看它是否符合于道义,违义之诺,则不必信守。后来,朱熹更明确指出“信不近义”即不是信,而且“反害于信”(《朱子语类》卷二十一、二十二)。他又指出,信之德并不是要求对任何人都“与露心腹”,要看对方是什么人,“有可说与不可说,又当权其轻重”(《朱子语类》卷二十一)。这些思想,并不是不要人们讲诚信,而是说,真正大智大勇大仁大义之人,并不是刻板地注重诚信的形式,机械地遵循诚信的要求,而是更注重诚信的精神实质,把诚信置于更高的道义之下,惟义是从。例如,对朋友讲诚信,对敌人则不必讲诚信。对好人讲诚信,对正在犯罪的人讲诚信那不是就在帮助犯罪吗?所以,古人强调:“信之所以为信者,道也,信不从道,何以为信?”(《春秋榖梁传》)

  其次,不可轻诺。《老子》说“轻诺必寡信”(六十三章),就是说,轻易许诺他人则难以一一兑现,最终反而会失信。在许诺别人之前首先要考虑可行不可行,自己能不能办到,这样才能保证所诺必信。

  再次,说到做到。既然已经许诺,那就要“言必信,行必果”(《论语·子路》)。这也就是说言语真实,说话算数,信守诺言,说到做到。言必信是指守诺,而行必果是践诺。只有说到做到,才能“不食其言”(杨雄《法言·重黎》);只有说到做到,才会体现自己之信德,也才能获得他人的信任。

  最后,对于符合义的信,要求人的行为保持一贯性,不能朝三暮四、翻云覆雨,要做到“敬事而信”,行而有恒而非诡诈多变,始终如一,善始善终,这样才会获得他人的信任和尊重。

  三信的当代价值

  在当代中国,诚信问题受到了全社会的普遍关注,成为一个热点。诚信问题成为我国当前社会生活中的热点问题,这首先是由社会现实状况所决定的。种种失信状况使全社会产生了信任危机,人们不知道什么是真的,因此人与人之间产生相互猜忌和冷漠现象。社会诚信的缺失已经对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对正常的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对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危害,已经严重地影响到了我国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可持续发展。形成这种社会现象的原因:一是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驱动;二是政策法规立法与监管不力;三是社会诚信道德风气不佳。

  克服诚信缺失,建立诚信道德非常必要和紧迫:第一,全球经济一体化,社会诚信环境将影响我国的国际形象和投资外贸环境。增强国际竞争力,必须以遵守WTO制定的各项游戏规则,履行我们承诺的诚信为基础,也是以整个国内经济的诚信环境为基础的。第二,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整顿规范市场经济秩序之必然要求。失信的负面恶果使人们认识到诚信是经济活动中一种重要而不可或缺的社会资源。据中国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张彦宁透露,中国每年因不讲诚信而造成的损失约5855亿元,其中:因产品质量低劣和制假售假造成的各种损失至少有2000亿元;逃废债务造成的直接损失约1800亿元;因合同欺诈造成的直接损失约55亿元;因“三角债”和现金交易的财务费用约2000亿元。失信行为造成的恶果令人触目惊心。第三,为公民道德建设之必要。诚信既是《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的重要内容,也是我们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道德体系的一个良好起点,更是我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与道德文明的基础。一个社会如果缺乏基本的诚信,可以说就失去了道德大厦的基石,不仅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而且对社会道德风尚和人的心灵都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建设和谐和文明的社会将成为一句空话。

  在建设现代诚信体系时,我们应该认识到传统诚信与现代诚信有一些区别,如传统诚信主要是一种对个人品质的要求,而非一种制度安排,另外,传统诚信作用的范围局限于熟人社会,具有某种特殊主义品质,而现代诚信的作用范围是陌生人社会,因而必然要求在全社会形成普遍的信用关系。因此,固然现代诚信要以传统诚信的人的品质作为基础,但是还要对传统诚信进行现代性转化,即要努力使诚信关系更加普遍化、制度化,建立在平等的契约关系基础之上。当然,任何制度化的安排,如果失去了人的诚信品质的主体支撑,都将是无根基的,因此,现代诚信关系和诚信制度的建立又是以人的诚信美德为主体基础的。

  另外在建设现代诚信关系时,我们也要正确认识和处理诚信与市场经济的关系。市场经济对诚信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既会产生出追求和推进诚信的机制,又会滋生逃避和背弃诚信的特殊诱惑。一方面,诚信是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和客观规律,另一方面,市场经济的利益最大化原则又可能使某些人为了一己私利而破坏和抛弃诚信。这一矛盾源于市场经济私利与公利的内在矛盾。市场经济并不必然导致失信行为的泛滥,只有在市场不完善的条件下,失信行为才有滋生的土壤。这种二重性告诉我们,进行诚信建设既是市场经济的内在要求和客观规律,也是需要我们不断地积极努力建设的。建立形成良好的市场经济所需要的诚信环境,这构成了完善的市场经济秩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加强现代诚信建设,对于我国社会文明的全面进步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

  第一,诚信是经济繁荣的精神基础与客观法则。诚信是市场主体实现自身经济利益的保障;市场经济是一种间接交换方式,以诚信为必要基础,诚信是间接交易能够正常进行的前提条件。市场主体的利益扩张需要诚信来维系,这既是现代市场经济得以产生的一个前提,又是它的一个产物;只要市场交换是长期的,而不是偶一为之,那么,对交换双方来讲,诚实和守信便是维护双方利益的最好策略。

  讲求诚信是减少交易费用的重要手段。经济繁荣不完全是个人追求最大私利的结果,而是相互信任的个人合作的结果,未来的社会经济繁荣更依靠人们之间的互信。诚信是交换机制最基本的润滑剂。如果诚信原则被抛弃,不仅交换双方的正当利益得不到保障,社会和个人还会花费更多的社会资源,即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维护交易秩序和交易公正。根据经济学的科斯定理,不讲信用会引发和增加交易费用,降低资源配置效率。诚信的丧失直接导致讨债费用、诉讼费用、律师费用、预防犯罪开支、安全保卫和监狱看守等费用的巨额增加,而所有这些费用均通过税收分摊到其他经济活动之中,因而增加了整个社会付出的成本。

  讲求诚信是自由竞争的市场法则作用的必然结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诚信作为一种无形资产,是企业良好社会形象的重要内涵和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在规范的自由竞争市场中,由于消费者只会把货币“选票”投给最诚实守信、最货真价实的企业,企业间的竞争从本质上看正是在竞争各自的社会信誉。自由竞争的必然结果,只会是社会信用好的企业胜出,社会信用差的企业落败。因此,正是自由竞争迫使企业不得不选择诚信。

  因此,诚信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创造经济繁荣的前提条件。

  第二,诚信是政治稳定和社会发展的可靠保证。政策、政治活动、官员行为与人格的诚信是社会普遍诚信的表率,是保证社会政治稳定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措施。政治中的诚信是非常重要的,政治的运转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以取信于民为基础的。民信则立,民无信则不立;民信则安,民无信则危;民信则昌,民无信则亡:这是历史和现实生活实践告诉我们的真理。如果失信于民,千百万人民群众的离心离德将会危及人民政权,因此我们可以说,那些弄虚作假、欺骗上级和群众、以权谋私的干部,是败坏人民政权、破坏社会主义政治秩序的罪魁祸首。政府作为制度规则的制定者和市场经济的裁判员角色,对于维护社会诚实守信的社会风气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政府手中的行政权如果用好了,就是诚信行为的忠实卫士;如果用得不好,就可能成为失信行为的保护伞。政府行为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不能朝令夕改,要找准自己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角色位置,保持中立公正,反对权大于法,反对地方保护主义,反对官员以权谋私,努力做维护诚信的表率和模范。

  法律、制度、规则为诚信提供强有力的保证是实现社会普遍诚信的可靠保证。现代社会的诚信虽也是以人的诚信品质为基础的,但主要依靠法律、制度、规则的保证。法律契约意识的强化,不仅有利于维护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秩序,有助于切实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也有助于推动整个社会诚信之风的形成。在现代社会,光靠传统道德的君子协定是不行的,要有现代法律的合约意识,合法则允诺、履约,合法则信任对方的承诺。

  第三,诚信是道德与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诚信是我国公民道德建设的重要内容。《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是我们党历史上第一个关于道德建设的专门文件,也是关于公民道德建设的一个全面的、系统的、完整的纲领性文献。它第一次提出了公民的基本道德规范,即“爱国守法、明礼成信、团结友善、勤俭自强、敬业奉献”。这5句话、20个字,实际包含着10个基本道德规范。诚信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规范。诚信作为公民的道德规范,既是对中国古代优秀传统道德的继承和弘扬,又是市场经济条件下公民与公民、公民与社会之间的基础性的行为规范。诚信道德应成为公民的立人之本,成为公民的家庭之道、经商之宝、交友之道。

  诚信构成社会生活和精神文明的基础。人在社会生活中,总是要与人打交道、与人交往,因此就要讲道德,要彼此诚信,这是保持人际间和谐关系的前提和基础条件。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社会主要是依靠法律和道德实现社会控制的,而诚信恰恰构成了法律和道德的基础。因此诚信建设应成为我国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社会生活中如果缺乏基本的诚信,是不能正常运转的。如,火车说7点开,旅客6点50分去了,可火车已经开走了,这能行吗?信用社是存钱的地方,如果没有基本的信用,那谁还敢把钱存进去呢?又比如在市场上买菜,这基本上是一种直接交易,如果人们之间没有基本的诚信,收了钱的人硬说没收钱,那这种交易就不可能进行。

  人与人之间需要信任,现代社会生活也需要信任,这是一种符合人性的文明社会的呼唤,因此,我们应该努力把中国社会建设成为一个信任度高的社会,只有人与人之间互相信任的社会,才可能是一个和谐的社会。

  因此,我们生活在当代的每一个人特别是年轻一代,要努力培养自己的诚信之德,从自身做起,为改变社会的诚信状况而努力,这不仅关系到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社会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进步,也是我们每个人道德进步的重要内容。我们每个人应该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努力为之!





上一篇:传统智德的道德内涵
下一篇:日语的构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友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

© 2019 liufengshui.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