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风水—留住好运风水!

留风水网—留住好风水

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闻杂谈 >

清朝直隶总督郑大进

郑大进 (清朝直隶总督) 郑大进(1709(己丑年)~1782),清代人,又名誉捷,号谦基,退谷。生于广东潮州府揭阳县梅岗都山美村(今属揭阳市揭东区玉滘镇),少时有神童之称。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举人,乾隆元年(1736年)进士,历任大名府、河间府同知,
  郑大进 (清朝直隶总督)
  
  郑大进(1709(己丑年)~1782),清代人,又名誉捷,号谦基,退谷。生于广东潮州府揭阳县梅岗都山美村(今属揭阳市揭东区玉滘镇),少时有神童之称。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举人,乾隆元年(1736年)进士,历任大名府、河间府同知,正定知府,按察使布政使,两淮盐运使,浙江按察使,贵州布政使,河南、湖北巡抚,兼署湖广总督,官至直隶总督。任政期间,草除积弊,关心民生,所至颇具政绩。后加授太子少傅衔。二十二年任正定同知时,纂修了《正定府志》50卷,四十七年十月十九日病卒,乾隆帝御制墓碑,亲撰碑文,赐祭赐葬,追谥勤恪。主要著作有《爱日堂诗文集》和《郑勤恪公奏议》。
  
  人物生平
  
  郑大进是清朝雍乾盛世间一位有才华、有经济头脑、很有改革精神的实干家。他“凡经七省,遭遇盛明”;“旌节所至,率多建白(建议)”。在各地任上都做厂小少有利于生产发展、有利于社会安定的工作。
  
  成就及荣誉
  
  首先,他精于治理,敢于革新。在两淮盐运使任上,针对有上盐次盐软之异、但却无上盐次盐之不同价格这一弊端,他亲自为之审辨盐色差等”,明确了安盐、梁盐二种价格,奏请朝廷批准,使“商民便之”。
  
  在贵州布政使任上,郑大进了解到贵州仓库多储米粮,又没有一套出陈易新的方法,而黔地多雨,仓中米多有霉变,陈米质差,新米又进不了仓。郑大进奏准于青黄不接、各地缺粮之时,将历年仓库中的陈米,“平价借、粜”出去,然后于秋后“按一米二谷,购补还仓”。此后成为定例,仓储多改贮谷,减少霉坏。
  
  在湖北巡抚兼署湖广总督任上,楚北宝武局铸铜出现的问题和困难引起他的关注。宝武铸铜的原料全靠云南供应。按原铸法,需以40%的高质料配以60%的低质料进行鼓铸。高质料越来越少,采购者有时守候经年,严重影响铸钢生产。郑大进经番考察、核算,认为低质料每厂便宜二两多金,若以低质料鼓铸,去除杂质之后,其成品仍能与混合料等质,剔除出来的铜渣还可炼成黑铅以制作子弹。于是,他极力推行纯用低质料的铸铜法。
  
  郑大进的治绩,还表现在十分重视水利建设,每到一地,必查灾情,据实上奏。任直隶总
  
  郑大进故居(现揭阳市山美村)
  
  郑大进故居(现揭阳市山美村)(5张)
  
  督时,见永定河因年久失修.河床淤浅,水坝又不够高大,因而时有水患。郑大进经多方登求士庶和水利专家的见解,了解到“坝闸不修,则水无所蓄、泄”,遂上疏提出“宜分段开挑,增筑闸座,以时启闭”的措施,获朝廷批准,并拨给建闸经费七万余金。郑大进“相度兴筑”,终于既得以疏浚,又使蓄、泄得宜,而且还可通舟揖,便民行来。
  
  他二十二年任正定同知时,还纂修了《正定府志》50卷~主要著作有《爱日堂诗文集》和《郑勤恪公奏议》。
  
  后世评价
  
  更为难得的是,郑大进官阶不小.身为十三省督总却不许乡亲仗势欺人。他的家乡山美村与邻乡池厝渡村向来常因地界诸类事发生纠纷。山美村人想趁他回乡省余时,借用他的权势压制地厝渡村。郑大进当即告诫乡亲;“世有千年池厝渡,而无百年郑大进。奈何修怨以累子孙乎?”郑大进的高尚品格和这富有哲理的话感动了两村村民,自此旧怨全消,和睦相处。
  
  民间传说
  
  传奇少年
  
  康熙四十八年(1709)十月初四酉时,郑大进出生于揭阳县梅冈都山美村(今揭东县玉滘镇山美村)。呱呱坠地的郑大进,为这个贫寒的知识分子家庭增添了不少喜气,唯独有一个老人却在偷偷地流着眼泪——郑大进的奶奶。原来,郑大进出生后,整座屋子七天七夜都放射着五彩祥光。老奶奶记起郑大进的父亲郑养性出生时也有这种光环,可郑养性半生穷愁潦倒,莫非孙子还要继承着儿子的贫寒?老人家忧心忡忡,伤心泪流。殊不知这是天降祥兆于郑家,一个后来对康乾盛世起到积极推动作用的生命诞生了。
  
  据郑氏族谱载,山美郑氏创乡于元顺帝至元年间,从始祖郑榕斋传至郑大进刚好十二世。溯其远祖,出自姬姓,是周宣王的三弟郑桓公。从郑桓公传至榕斋公计七十五世,也就是说郑大进是郑桓公的八十六世孙。其远祖封三十三代大司徒,是烜赫的大门阀。其近祖世代务农勤学,“积学惇行,有声庠序,而潜德弗耀”,到了他父亲郑养性这一代,才开始“以文学教授乡里”,算是远近闻名的书香人家了。
  
  郑大进的童年富有神奇色彩,至今邑人还在津津乐道。清朝的时候,由于医疗防疫技术落后,疫病流行,潮汕一带经常流行疟疾,潮人迷信,管患疟疾叫中了“北寒鬼”的邪。郑大进的外公也常得这种病,奇怪的是,每当郑大进到了外公家,外公的摆子就不打了,“北寒鬼”一见郑大进,早吓得跑到九霄云外去了。有一次,大进索性将“北寒鬼”关在瓮里,贴上封条,把它扔进砂陇溪(车田河下游)里。自此,疟疾不敢在梅冈一带流行。这段小英雄捉鬼的故事在梅冈一带几乎家喻户晓。
  
  民间又传说,郑大进在龙砂读书时,书斋外面的竹林常闹鬼,夜里小小读书郎大都不敢上厕所。一次,郑大进提着灯笼上厕所,把灯笼放在小鬼的头上,戏称:“小鬼好大头。”小鬼对曰:“大人好大胆。”小小少年,便能驱邪除鬼,使人联想起钟馗捉鬼的形象,充满了英雄气和正义感。还有一次,郑大进出恭好久才回教室,塾师疑他在外嬉戏,便严加责问。大进说,他经过土地庙时,伯公总要站起来迎接他,故这次绕道不从庙前经过,所以迟回。塾师听后,将信将疑,决定试一试,于是暗中把两枚铜钱放在伯公膝盖上,叫郑大进再从那里经过,塾师随即偷偷到土地庙察看,发现铜钱果然落在地上,感到十分诧异,才开始觉察到大进确是不得了的人物,将来必成大器。据山美村父老介绍,郑大进的母亲“夜纺纱、日织綕”,怀胎时,仍十分勤织,其綕筐常伏着一条“小龙”,将其倒在水塘里,不一会儿,“小龙”又跑回来了,偎依在綕筐里,这种事一直延续到郑大进出生。郑大进读过书的龙砂、云南村,还有传言说,郑大进曾化为蟒蛇,游荡于大港溪,卷起重重狂澜。
  
  所有这些神秘传说,代代相传,已无据可考,但从这些传说中可看出孩提时代的郑大进,已充满着正义感和智慧,灵异而又超凡脱俗。
  
  妹代姐嫁
  
  郑大进是揭阳梅岗都山美村人,因家贫,小时候寄养在龙砂乡大舅父江淮家。舅父对他视若已子,并送他到邻乡私塾读书。
  
  有一次,郑大进出恭好久才回到教室,塾师疑他在外嬉戏,便严加责问,大进说他经过土地庙时,见伯公总要站起来,故这次绕道不从庙前经过,所以迟回。垫师听后,将信将疑,叫他明天仍从土地庙前过去。第二天,大进出恭回来,塾师到土地庙察看,见他放在伯公膝盖上的两枚铜钱已掉在地上,也便相信了。
  
  数日后,塾师到江淮家中,对他说:“令甥聪颖出众,前途不可限量。贵府千金如能与其联婚,将来定然沾光不小。”大舅闻言大喜,便与妻吴氏相商。吴氏说:“大进无立锥之地,将女儿嫁他,要叫她去吃西北风!”妻子不同意,江淮又把他的主意告诉女儿巧英,巧英也不听从。江淮坚执已见,仍将巧英终身许给郑大进。
  
  大进学成之后,辞舅父返回自家。不久,择吉前来迎娶。巧英哭哭啼啼,不肯上轿。她婶母李氏也来劝说。巧英忿忿地说:“婶娘也说他好,何不将巧云妹嫁给他!”李氏说:“好!这要看大伯的主意。”江淮说: “弟妇,你如同意,就这么办!”李氏与女儿巧云商量,巧云对大进的才学,素有所闻,当下,含羞地说:“女儿听从母亲吩咐!”幸在大进对两个表妹从来未见过面,得以巧云代嫁,遂解了眼前之围。
  
  郑大进与方光成
  
  清乾隆元年,郑大进中了进士,出任番禺县令。
  
  一日,郑大进忽听衙门口有吵闹之声,便命衙役出去查,衙役带着公差赖三和一个星卜相士进来。原来这相士方光成,号称“半仙”,本是个读书人,因家贫迫,卖卜糊口,今早赖三想敲他竹杠,方光成说赖三不过午时有四十杖厄。赖三与他打赌。中午将至,还不见动静。赖三便气势汹汹地走来要砸招牌,方光成说午时未到,不准砸,因而双方吵闹。
  
  郑大进看看时刻,果然午时未正,认为确是赖三无理取闹,喝令将赖三责四十大板。刚打毕,一声巨响,午炮轰鸣起来。满堂员役无不称奇!
  
  退堂后,郑大进把相士带进花厅,念出一个坤造生辰时日,让光成卜。方光成皱着眉说:“这,是连街寒宿命。”郑大进喝道:“胡说!你岂知这是夫人的时日!”方光成吓了一跳,忙说:“这时日怕有错,请问明夫人后,再让我算一算。”郑大进即命人到后堂去问,仆人回来重报夫人的生辰时日时,方光成得意地说:“这才是夫人之命。”郑大进念个乾造生辰给他推算。方光成起身贺喜说:“这个贵庚,官至一品,寿逾古稀,乃大贵大寿之命。”郑大进心中暗喜。他见方光成一表人才,日后必能长进,便赠了些银两,叫他回去好好攻读,图个功名上进。郑大进回到后堂,向夫人问及两个时日之事,夫人不得不把妹代姐嫁的经过说了一遍。郑大进不禁长叹。
  
  几月后,郑大进又遇到方光成在卖卜,把他叫来训责。方光成诉说因赠金已用尽,生活已是无靠,故不得不重操旧业。郑大进再送给些银两,让他上京赴试。
  
  后来,方光成得中高第,据说他在卖卜时曾结识了南游的乾隆君,不久,被提升为相国。方光成向皇帝推荐大进有贤才。乾隆君在召见郑大进时,见郑大进的头很大,便戏谑说:“郑卿前鹄后鹄(额凸和后脑凸),可做十三省总督!”方光成忙推着郑大进跪下叩头谢恩。因君无戏言,郑大进遂被封为直隶总督,官至一品。
  
  清史记载
  
  郑大进,字退谷,广东揭阳人。乾隆元年进士。授直隶肥乡知县。累迁山东济东道。二十九年,山东淫雨,高唐、茌平诸县水涨阻道。大进相度宣泄,水不为患。巡抚崔应阶荐其能,迁两淮盐运使。三十六年,丁父忧,去官。服除,上召至热河,命署浙江按察使。寻授湖南按察使。四十年,迁贵州布政使。四十三年,授河南巡抚。四十四年,调湖北。旋署湖广总督。奏:“安陆、荆州二府滨临江、汉,以堤为卫。今夏涨发,钟祥、潜江、荆门、江陵堤决,已一律修复,惟潜江长一垸地洼沙积,筑堤难固,应择地势较高处筑月堤。钟祥、永兴、保安诸垸地当冲,亦应筑月堤,俾水发江宽,不致出险。又有刘家巷?是应并修筑。”四十五年,奏:“武昌滨江上游,诸水汇流,绕城而东。江涨冲刷,堤根虚悬。现修武昌城毕,请并修堤,毋使水啮城。”均从之。又奏言:“湖广邪教为害,总督班第奏请枷责发落,俾免株连。牧令遂视为自理词讼,率不通详。请自今以后,据实呈院司核办,讳匿徇纵者劾之。”上韪其言。
  
  四十六年,授直隶总督。命勘永定河工。奏言:“六工以下河身内旧有民居,乾隆十五年给价迁移。又以下口改流,奏令暂回缴原给房价,减粮田亩,依旧征收。今勘南、北两岸,自头工至六工,村落已尽迁移。六工以下,水势迁徙靡常,累将北埝改筑展宽。南、北两堤遥隔五十馀里,其中居民五十馀村,水涨以船为家,应令迁移。永清柳坨诸村、东安孙家坨诸村旗、民二百八户,已勘定地址,令陆续移居。河身较远之村,仍准暂住。禁筑坝修房,以杜占居。”报闻。四十七年二月,赐孔雀翎、黄马褂。五月,奏保定九龙河经清苑、安州至任丘入淀,年久积淤。请旧有望都乡闸、殷家营、高岭村三闸外,于望都樊村建石闸一,清苑冉村、邓村、营头建石闸三。并修整诸旧闸,开浚安州、新安、任丘诸县河。皆称旨,加太子少傅。卒,赐祭葬,谥勤恪。

------分隔线----------------------------

返回首页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