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风水—留住好运风水!

留风水网—留住好风水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事件 >

美国纽约女巫Lexa的真实生活

真实活着的女巫下场就是要烧死 从15世纪至18世纪,一场长达3个世纪的排巫运动席卷了欧洲大陆,西罗马帝国灭亡后至西元十五世纪,西方进入所谓的中古世纪(Middle Ages),在这长达千年的黑暗时期,天主教神学是当时唯一的意识形态,因此魔鬼说的思想大行其道
  真实活着的女巫下场就是要烧死
  
  从15世纪至18世纪,一场长达3个世纪的排巫运动席卷了欧洲大陆,西罗马帝国灭亡后至西元十五世纪,西方进入所谓的中古世纪(Middle Ages),在这长达千年的黑暗时期,天主教神学是当时唯一的意识形态,因此魔鬼说的思想大行其道,认为世间万物为神所创,而每当发生灾祸时,便认为是邪恶力量在作祟;人们会违反社会规范或宗教,也被认为是因其被邪魔附身或本身即为巫师。这样的思想一直延续到十七世纪,在十七世纪之前,有数十万计的人,被指为异端、巫师而惨死在火刑或其他酷刑之下。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发生在十五世纪末至十七世纪的猎巫运动,在那段日子中欧洲各地火光熊熊,不论是宗教或世俗司法机关,皆大力缉捕所谓的巫师,然后用不合理的秘密审讯、证据法则、配合严刑峻罚,轻易的入人于罪。在这恐怖的运动中尤以女性为最大的受害者,几千名无辜的女性被判定为女巫,巫师被残酷虐待和凌辱,甚至被活埋和焚烧。女性在猎巫运动中首当其冲,成为最大的牺牲品。研究发现:80%的巫师是女性;女性又是排巫运动的主力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女性在猎巫运动中作为受害者和证人的比例都非常高。女性既是排巫运动的最大受害者,又是猎巫运动的主角
  
  美国女巫Lexa的真实生活
  
  Lexa是纽约首屈一指的女巫,寥寥数语的指点,就能让一个公司起死回生,让一个人的运势峰回路转。收费从200美元至1500美元不等,视客户需求而定。
  
  梦想成为作家,却在命运的引导下成为有执照的女巫,被《纽约邮报》、《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以“当代最强大”加冕。Lexa Rosean,十五岁“出柜”,第一个女友是妓女,出版过诗集,在曼哈顿出演过剧作,在中央公园舞过蛇,在探戈中跳了十几年男步……
  
  但这些已被她神秘的女巫生涯打造得不动声色,她说最奇妙的,还是爱情。“即使没有咒语,来自最心底的声音,一定会抵达冥冥,爱才是拥有最大魔力的咒语。”
  
  她的个人网站上有Andy Warhol为她拍的照片,莉莉丝缠绕在脖子上,像衣领上的花边。
  
  骑着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蹬着6厘米高跟鞋、穿着Armani职业套装,在曼哈顿大街上形色匆匆的女人,也不一定是白骨精,却可能是一个女巫。难道你还以为女巫都是鹰钩鼻、满面皱纹外加骑着破扫帚满天飞?把这些陈旧观念扔进大西洋去吧,美艳、时尚和专业才是她们最in标签。女巫们精通占星和塔罗牌,被大公司和明星们奉为座上宾。知道妮可?基德曼每接一部戏都要咨询她的占星师吗?占星师的一个“不”字,百万片酬也可以弃如草芥。在经济惨淡的2009年,女巫的报价却比房价还坚挺。
  
  接踵而至的万圣节、圣诞节是纽约一年最疯狂的派对季,而占星师和女巫则是这些派对中的“明星”,Lexa Rosean也不例外。她一再抱歉一个月之后才接受了《嘉人marie claire》的采访,因为她“都要忙疯了”。出身巨富之家,Lexa仍执意把家搬到East Village这个不甚匹配的区域——这里有自由的气息。窗外飘着雪,第一大道上的灯火让纷飞的雪花闪烁不定,墙上挂着Lexa的经典照片:黑斗篷遮住头发,白肤,薄唇,眼神尖利通透。
  
  Lexa曾经以为诗歌和写作就是她的宿命,她的偶像是爱伦-坡,随便就能大段背诵她的诗歌,命运却在一次次阴差阳错中让她成为了一个女巫。“我相信我是一个天生的女巫,但是我从未主动选择,是神选择了我,一步步地把我引领到她的身边。”
  
  她的祖母是出身于波兰的犹太人。东欧盛产女巫,中世纪被烧死的女巫不计其数,吸血鬼电影也从这里滥觞。“祖母通晓许多波兰的神秘法术,尤其是治疗系的咒语,她在院子里种植草药,炮制的药水非常灵验。我的母亲天生就有极强的灵力,钟情塔罗、水晶球,后来还研究犹太神秘术。从小我就被这些神奇的东西吸引,喜欢阅读关于咒术、塔罗、占星的书籍,祖母和母亲一直纵容我:祖母送了我第一副塔罗牌,母亲则会拿她的灵力对付我的小秘密——我太倒霉了,什么都瞒不过她,这样的母亲挺可怕的。(笑)”15岁的时候,所在教区的犹太拉比把Lexa驱逐出教。教籍是犹太人的身份象征,失去教籍相当于失去了民族认同。“过程很痛苦。现在想来,大概是拉比们预感到我爱女人,为了不影响教里的其他女孩,他们才决定开除我的教籍——他们知道得比我还早。”
  
  失去了教会认同,就要去寻觅另一个圈子,Lexa选择了“出柜”(英文“come out of the closet”的直译。承认自己的性取向不同)。上世纪七十年代,同性恋维权运动刚刚兴起,多数人对此讳莫如深,“出柜”就等于宣布自己在犯罪,但同性恋酒吧早已在纽约地下蔓延,性身相异的男人和女人在这里安心地坦露自己。大麻,狂乱,喧闹,烟雾弥漫,空气污浊,Lexa的第一次酒吧经验并不完美,但穿梭其中的妓女、舞女爽朗热情又直面人生的态度,让她如鱼得水,一个跳滑稽脱衣舞的女孩甚至耐心地教她如何舞蛇。“我和蛇有天生的缘分,大概是我成为女巫的预兆?我在幼年和家人去佛罗里达,一群孩子坐在花园的长凳上,忽然男孩们满脸坏笑,女孩们则惊叫起来。我的脖子上凉凉的,伸手一摸,原来是一条小草花蛇。我知道这是男孩捉弄女孩的恶作剧,但我一点也不害怕。”
  
  西方传说里,蛇是诱惑和邪恶的象征。“我一直为莉莉丝的故事着迷。上帝创造的第一个女人不是用亚当肋骨做出来的夏娃,而是莉莉丝。她和亚当生而平等,不愿对亚当唯唯诺诺,坚持用女上位,亚当不愿意,莉莉丝不顾上帝的威胁,飞离了伊甸园。后来她变身成蛇,诱惑夏娃服食智慧果。后来她被妖魔化了,成了黑夜女皇。”
  
  Lexa把它看作女人主动获取自我意识的第一个契机,为了自由,不惜反抗,不惧误解。她把惟一的宠物蟒蛇命名为莉莉丝。她带着莉莉丝在纽约中央公园表演了好几年,“直到有一天警察用枪指着我,让我带着莉莉丝离开,他们好像在一夜之间醒悟蟒蛇有危险。要知道,那时我还是小女孩呢!”Lexa大笑起来,看得出来她以这段经历自豪。那时她已经开始留意巫术的讯息,跟随几个女巫接受了四年专业的魔法训练。Lexa信仰的教义认为女巫的力量来自风霜日月。“于是我不再想把莉莉丝养在纽约的小公寓里了,它属于大自然,应该回到更适合它的生存环境。”她为莉莉丝找了新主人,在阳光灿烂的佛罗里达,宽敞的院子才是莉莉丝的最好归宿。
  
  “如果在五十年代之前的英国,我会被烧死!”
  
  Lexa的“职责”之一是,为不同信仰的新人见证一个有效力的宗教婚礼——她有职业女巫执照。哇!女巫难道不该是自由无拘的吗,怎么也要申请执照?Lexa摆出“我就料到你要问”的表情,“想要从女巫集会毕业,得接受一定的训练,不过并没有正式的女巫执照。(调皮地眨了一下左眼)但我们可以在纽约州政府填写表格,证明接受过神职人员的训练,交纳费用、通过审核之后,就能获得与神职人员同样的资格。”她说得举重若轻,但基督教和天主教的神职人员审核通过率很高,而女巫在美国获得承认只不过是近20年的事情。“纽约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上世纪70年代我和女友不能公开约会,女巫也不能取得政府执照。如果在50年代以前的英国,别说成为神职人员了,仅仅是研究魔法,我就会被绑去烧死的!”
  
  幸好她不是在上世纪50年代的英国,否则我们就看不到她撰写的那些可爱又实用的巫术启蒙书了。她的第一本巫术书籍《超市系女巫》(The Supermarket Sorceress)记录了75个咒语,涉及爱情、财富、治愈,甚至减肥,利用生活中唾手可得的材料,发挥神奇的魔力,例如在万圣节晚上把红苹果从中间切开,把一半奉献给神灵,有助获得爱情;青苹果则帮助获得名声……这本书在美国卖到断市,女孩们把它奉为行动指南。“恭喜你,终于找到了写作和巫术的完美结合。”“从女巫集会毕业后,我也试过撰写文章、出版书籍,遗憾的是都缺乏反响。经纪人提议我不如撰写与巫术有关的书籍,终于,它成功了。”
  
  女巫的神秘经历:肯尼迪家族、公寓幽灵和911事件
  
  “我处理的事件基本都是私人问题,按照行规,是应该为客户保密的。”沉思了半晌,Lexa说可以讲述一个客户的经历——因为她已经去世了。“很多年前,一个女孩来到我的工作室,说希望和心爱的男人结为夫妻。面对着她,我眼前一片漆黑,这是厄运的象征,不知道具体会遭遇什么,但能肯定这是可怕的事情。”女孩却态度坚决,并发誓绝不后悔。“既然这是她的选择,我只得应允,带她进入魔法室,点起了蜡烛魔法阵。”魔法生效了,没过几个月,女孩的照片就出现在各大媒体头版,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臂,笑靥如花。婚礼低调而隆重,她被誉为继第一夫人杰克琳·肯尼迪后的又一美国偶像:她叫Carolyn Bessette,出身平凡,从Calvin Klein店铺销售做到了公关经理;他叫John F. Kennedy Jr,被刺总统Kennedy的长子,美国最具传奇色彩的总统家族继承人。结局众所周知,John F. Kennedy没能逃过家族的百年诅咒:在结婚三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他驾驶的飞机发生故障,和妻子一起葬身大西洋。
  
  “一个女孩求你让前男友回心转意,你会怎么做?”
  
  “我会分析他们的星座,用塔罗牌看看他是否真的爱上了另一个人。如果背叛只是他对她曾经伤害的小小报复,一个治愈爱情的简单咒语就可以弥补两人的裂缝;如果他们之间缘分已尽,男孩找到了真爱,那么我会告诉她,施法不是不可以,但即使生效,最终也会反噬自身。”
  
  “你见过幽灵吗?”
  
  “在公寓里遇到过,一个穿着老式衣服的女人,她让公寓里的住客变得忧郁暴躁,经常在深夜摔东西。我用蜡烛魔法把灵魂聚集到镜子上,对她说‘你走吧’。她就从窗户慢慢飘了出去。后来我上网查阅了公寓的历史,这里曾经是一家香水厂,一场火灾烧死了许多女工。她们的灵魂一直被困在这里,我看到的就是她们灵魂的集合体。”
  
  “在纽约这么繁华的大城市,犯罪率相当高,你会经常碰到冤魂吗?”
  
  “不多。最恐怖的是9?11事件之后,那么多悲伤、恐惧和愤怒的灵魂笼罩了纽约,聚集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我无法为他们做任何事,只能尽力去帮助活着的人。”
  
  “神灵把我领进探戈的世界,还让今生的爱人走到我面前。”
  
  巫术是安身立命的基础,探戈则是无关功利的热爱,把Lexa的生活一分为二。“发现探戈的魅力,得益于一次祈祷。有一段时间我的日子过得空虚无趣,就向掌管娱乐和刺激的神灵Chango祈祷,希望生活能变得充实轻快,不久就有人邀请我去观摩一场探戈演练。”在Lexa的这次阿根廷探戈课堂上,老师讲起探戈(Tango)起源于非洲神灵Chango。“我顿时震惊了,不正是Chango把我带到这儿来的吗?”她跳了两年女步,又打起领结,穿上白衬衫和黑皮鞋,学起了男步,一跳就是十三年。Lexa的舞技渐渐炉火纯青,几乎抢走了男人的饭碗,也抢走了男人的女人——一个男人曾经对她拳脚相加,因为她睡了他的女人。“男人们会不会因为你跳男步而感到职业威胁?”“舞技太差、不愿努力的男人才会有不安全感,思想开明又具上进心的男人则会将我视为正当的竞争对手。曾经有一个学生很喜欢做我的舞伴,她的男人对此颇有怨言,后来她悄悄告诉我这个男人跳得很烂,希望我能给他上几堂课。他也真的来跟我学习,渐渐体会到了探戈的乐趣,也消除了对我的偏见。”
  

------分隔线----------------------------

返回首页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